王宅说道:“老板,本盖茨还活着,他知道你一定会对独立宣言下手,那么他会怎么做?告诉NYPD吗?”

    “你觉得他不会吗?”伊恩反问。

    “也许会,但谁信?”王宅说道:“没有任何真凭实据,本盖茨跑到纽约警察局,告诉他们的人,有人会来偷独立宣言,老板,你觉得那群NYPD会相信吗?”

    “没有人会相信他,老板。”

    “盖茨家族声名狼藉,大家只会认为他是一个疯子。”

    “那么,这个人为了保护独立宣言,会做出什么事情吗,其实很简单,他会抢在老板你下手之前,将独立宣言偷出来。”

    伊恩听到这里,眉头惊讶的挑了起来。

    以他对被盖茨的了解,这个人如果被逼入绝境,说不定真的会这么做。

    毕竟不是谁都会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有勇气和敌人同归于尽,而那个疯子敢,并且差一点就成功的把自己拖入地狱。

    “老板,我觉得我们应该监视本盖茨,如果他没有动手,我们在动手也不迟。”

    “如果他动了手,我们压根就不需要动手,只要守住本盖茨,他自然会把独立宣言送到我们的手上。”

    “更加重要的是,独立宣言未必会记载着宝藏的下落,说不定和那个烟斗一样,是下一条线索,而一个活着的本盖茨,完全有能力解开线索。”

    “如此一来,我们距离宝藏就更加近了。”

    伊恩沉默。

    而萧看着王宅,感觉到了一定的危机,以往他从未正视过维克多,但现在却不得不承认,维克多很有可能成为老板新的心腹。

    说不定会危及自己的位置。

    过了好一会,伊恩回过神来,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维克多,你今天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王宅笑了笑,没有说话。

    伊恩扭头对萧说道:“去纽约,证实一下本盖茨是否真的活着,如果他还活着,不要惊动他,但要严密的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是,老板。”萧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萧走了之后,伊恩扭头对王宅说道:“你这一次的表现很好,维克多,如果萧证实你说的是真的,我会奖励你,还有这一次你和我们一起前往纽约。”

    “谢谢老板。”王宅脸上浮现出了开心的笑容。

    当然不是因为伊恩的夸奖,而是为了自己的计划成功而开心。

    他就不信了,伊恩能够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和烟斗待在一起。

    当天晚上,王宅和众人一起上了飞机,飞往纽约。

    经过将近八个小时的飞行过后,王宅一行人终于抵达了纽约,下了飞机之后,萧就带着几个人离队。

    他们去确认本盖茨的死活。

    而王宅则很狗腿的跟在伊恩的身边,帮助伊恩搬运行李,说实话在拿到行礼的时候,王宅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烟斗,就在这个行李箱里面。

    他距离烟斗可以说是触手可及。

    但一直到众人落脚的地方,王宅趁着伊恩前往洗手间,才有机会将行李箱里面的烟斗掉包。

    两个烟斗大小一致,经过做旧之后,颜色也差不多,如果不仔细分辨,根本分辨不出来。

    所以王宅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计划会被伊恩看破。

    因为伊恩压根就不怎么重视这个玩意。

    他之所以带上这东西,纯粹是因为这东西和宝藏有关,可能有几分用途。

    就算是打死伊恩,他也想不到,这个烟斗其实是开启宝藏的钥匙,没有这个钥匙,他们根本无法开启宝藏。

    掉包了钥匙后,伊恩召集大家简单的开了一个会议,然后打算睡一觉,将时差倒过来,顺便等萧的消息。

    但王宅却没有睡觉,第一是因为他在飞机上睡的足够了,第二是因为宝藏马上就要到手,所以王宅兴奋的根本无法睡着。

    他趁着大家睡觉的时候,一个人偷偷的流出了众人落脚的地方。

    没有人注意到王宅的反常。

    王宅脱离了大部队后,乘坐着一辆出租车,绕着纽约转了一圈,又换了几次公交车,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才打着车来到了纽约的三一教堂。

    三一教堂位于纽约市曼哈顿下城的百老汇大道79号,它的隔壁就是华尔街,它是圣公会纽约教区的一座古老的堂区教堂。1696年,英国圣公会购买这块土地兴建新教堂。

    原本的教堂木质框架被大雪压塌,目前的教堂祝圣于1846年5月1日基督升天节,当时是曼哈顿下城最高的建筑,高耸的新哥特式的尖顶装饰着镀金的十字架,是进入纽约港船只的欢迎灯塔。

    它被认为是哥特复兴式建筑的经典实例,1976年被列入国家史迹名录。

    王宅抵达门口的时候,发现教堂门外有艺术家用树根做模,铸造出一尊雕塑,寓意团结一致抵御外敌。

    教堂有一个小花园,不同季节有不同的花景,在周围全是钢筋水泥建筑物中,的确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教堂的大门上精美的铜雕引人注目,大厅内金碧辉煌。

    王宅进入三一教堂之后,坐在椅子上假装祈祷。

    从白天一直待到了晚上,不曾离开。

    夜晚,教堂到了关门的时间。

    王宅偷偷的藏起来了,躲过了教堂工作人员的检查,没有人发现王宅的存在,工作人员看到教堂“空无一人”就把门锁好,转身离开。

    王宅等所有人都离开后,从隐藏的地方偷偷的跑出来,打开教堂的一扇侧门,开始向下走,因为宝藏就在地下。

    三一教堂的下面是墓地,有一群人的棺材埋在于此。

    王宅打着手电筒来到这里的时候,明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但自己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砰砰砰的跳动起来。

    毕竟怕黑是人类的天性,王宅就是一个怕黑的人。

    他拿着手电筒在墓碑上绕了几下,很快就找到了姓氏为雷恩的坟墓。

    雷恩就是LANE,在英语的意思中是小路,也是通道的意思。

    而这条通道,通往了宝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