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37章 落幕
    听完邹峰的汇报,纪怀信起初还以为,前者口中的那个伤者,是被他亲手用手铐,给铐住的青年男子。

    不以为意地拍了拍手,就想要换一条腿,继续跪压在青年男子的身上。

    可当他真正发力的时候,才忽然发觉,自己的左腿好像有点使不上力气。

    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在他的左腿小腿之上,居然多了一道,一拃长短的伤口。

    鲜血正顺着裤子破碎处,往外汩汩地流淌着,浸红了附近的一小块土地。

    在他的脚下,还踩着一把染血的水果刀。

    “你没事吧?”,向指挥中心报告完场中的情形,邹峰急忙跑到了,纪怀信的身旁。

    接替过他的位置,继续控制着青年男子。

    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纪怀信,虽然心中难免有点慌张,可他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乱。

    熟练地打开单警装备里的急救包,翻找出了一条白色医用纱布。

    卷起裤腿,简单地对伤口,进行了一个包扎。

    然后静静等待着,派出所和救护车的到来。

    五分钟后……

    派出所的警车与120救护车,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达了现场。

    一名头发花白的派出所老民警,带着两个年轻力壮的辅警,三下五除二就带走了青年男子。

    并从邹峰的手中接过挎包,说是由他们来交还给失主。

    至于纪怀信,则是在120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坐上了救护车。

    送进距离这里最近的周浦医院,清洗伤口、敷药治疗。

    邹峰在给大队领导打过电话,汇报完这一情况后,全程陪伴在纪怀信的身边,直到伤口全部处理完毕。

    打好绷带,开好药。

    医生建议纪怀信,在医院住院两天,以便他们能更好地观察,他腿部伤口的恢复情况。

    天生对医院带有一点排斥心理的纪怀信,本能地想要拒绝,医生给出的建议。

    但无奈邹峰一直坚持着,让他听从医生的安排。

    到最后,纪怀信只能住进了,六楼最靠近角落里的一间病房。

    很巧合的是,这间病房里的患者,数量不是很多。

    其中有一人,正是先前向他们求助,请他们帮忙追回,自己被抢财物的中年妇女。

    “哎?”

    “是你们啊?”

    “你们后来追上那个抢劫犯了没?”

    “我的两万块钱,还有希望拿回来吗?”

    “还有,你的腿是怎么回事啊?”

    “严重吗?”,一见到邹峰和纪怀信进来,中年妇女满心欢喜。

    仿佛有无数的疑惑,等待着纪怀信二人为她解答。

    “放心吧!”

    “追回来了!”,纪怀信咧嘴一笑,在邹峰的帮忙搀扶下,坐到了中年妇女旁边的一张空床上。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地跟后者讲述了一遍。

    听见自己的两万块钱,被纪怀信等人,分文不少地追了回来,中年妇女很是高兴。

    可她在看到纪怀信,小腿上的伤势后,又忍不住露出了,心疼的神色。

    “很疼吧?”,中年妇女关切地问了一句。

    从旁边桌子上的花篮里,取下一个苹果,就要削给纪怀信吃。

    “不用!”

    “阿姨,您太客气了!”,纪怀信慌忙阻止。

    随后寻找其他的话题,与中年妇女攀谈起来。

    此时的时间,已经不早了。

    天色渐渐昏沉,人也慢慢感到困乏。

    纪怀信和中年妇女聊得很投缘,不知不觉就到了八点多钟。

    “阿姨,你生病住院了,家里人都不来看你的吗?”

    “你在外面开店,难道没有人帮你打理?”,纪怀信喝了一口矿泉水,询问起中年妇女的家庭状况。

    “家里人啊……”

    “他们都忙,哪有时间管我呀?”

    “我丈夫在一家文化公司上班,整天为了工作上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

    “还有个女儿,跟在她爸爸后面做事,估计得等她下班了,才有时间过来看我吧……”,中年妇女淡笑着,回答说道。

    别看她嘴上说着埋怨的话,可看其表情,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模样。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纪怀信的心里,很容易就明白了个大概。

    “你陪我步入蝉夏,越过城市喧嚣……”

    “歌声还在游走,你榴花般的双眸……”

    邹峰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在病房内响起。

    “喂?”,邹峰接通来电,走到了门外。

    具体说了些什么,纪怀信没有听清。

    不过,没一会工夫,就见他从门外,神色慌张地走了进来。

    到纪怀信床前,说了一声“有点急事”,便离开了病房。

    留下纪怀信一个人,满头的雾水……

    “吱呀——”

    病房的房门,又一次被人推开。

    “咋啦,邹哥?”

    “是什么东西忘了带啊?”,纪怀信下意识地以为,是邹峰返回病房,来取落下的东西了。

    问题问出,没有回复。

    正当纪怀信好奇,怎么邹峰不回答他的时候。

    一个熟悉的女生声音,让他整个人的精神,忍不住为之一颤。

    “纪……纪怀信?”

    “你怎么在这?”

    纪怀信抬起头,进入病房的女孩,身穿一袭浅绿色的连衣裙。

    一头长发被轻轻束起,垂落至后背。

    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如同两颗晶莹剔透的黑宝石。

    不是何姝柳,还能有谁?

    “何姝柳?”

    “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担心,特地没有通知你,我受伤这件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纪怀信惊讶地问道。

    何姝柳看了看左边病床上的中年妇女,又看了看右边病床上的纪怀信,一下子没能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指着中年妇女,解释说道:“我……”

    “我听说我妈在银行取钱,被人给抢劫了,还受了点伤……”

    “然后我就来了啊……”

    “啊,这么巧的吗?”,纪怀信闻言,瞪大了双眼。

    “怎么?”

    “你们认识?”,中年妇女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儿,又看了看旁边病床上的纪怀信,脑袋还是没能转过弯来。

    何姝柳脸色一窘,说话的声音有些害羞。

    道:“妈,这就是纪怀信……”

    “我给你说的那个,男朋友……”

    “什么,他就是你的男朋友?”,中年妇女被自己女儿的解释,给着实吓了一跳。

    何姝柳低下头,不知该怎么回答,母亲的这个问题。

    因为她知道,因为收入的原因,自己的母亲对纪怀信,一直都心存不满。

    不愿意自己,跟在纪怀信后面吃苦……

    何姝柳低着头,等候了许久。

    想象之中的“狂风暴雨”,却迟迟没有来临……

    怯生生地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母亲所在的方向。

    何姝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母亲正在用一副,极度满意的神色,上下打量着纪怀信。

    见自己的女儿看过来,何姝柳的母亲表情一遍,冷声说道:“姝柳,这小子性格不错,为人也很好!”

    “有责任心,有事业心,有担当精神!”

    “勇敢,正直,善良,朴实!”

    “和他在一起,你没有欺负他吧?”

    “没有,怎么会呢?”,何姝柳矢口否认。

    “还说没有?”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都在想着些什么?”

    “小纪人很不错,要是被我知道,你在外面欺负他,我可饶不了你!”,何姝柳的母亲,佯装生气道。

    上来就被对方,这么一通夸奖。

    纪怀信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笑着挠挠头,想要为何姝柳辩解几句,道:“没有,阿姨……”

    “何姝柳她其实……”

    “还叫阿姨?”,纪怀信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何姝柳的母亲,给直接打断了。

    “那不然呢?”,稀里糊涂的纪怀信,刚开始还没能反应过来,何姝柳母亲话里的含义,傻乎乎地反问了一句。

    直至看见何姝柳那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才恍然大悟……

    “妈!”

    纪怀信的这一声改口,叫得很是干脆。

    “哎!”

    何姝柳的母亲,答应得也很痛快……

    其实,生活本就该是这样,不该被太多的烦恼所羁绊。

    大起大落是人生,平平淡淡的才是真正的生活。

    走在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上,只管义无反顾就可以了,哪怕遇到挫折也不要放弃。

    总有一个人的出现,会让你原谅之前,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