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35章 破门救人
    “那不是还有一家吗?”

    “怎么说?”,纪怀信问道。

    “还有一家说……路太远了……”

    “不愿意过来……”,中年女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纪怀信抬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现在是下午五点五十二分,已经接近六点了。

    开锁公司就算没到下班时间,也差不了多少。

    他们不愿意过来,纪怀信也能理解。

    “大姐,那你报警,是希望我们怎么帮你呢?”

    “是想让我们帮你和开锁公司取得沟通,还是帮你把门强行破开?”,邹峰走到纪怀信的身边,开门见山地问道。

    他做事情向来不喜欢拖沓,习惯用最快捷的方式,去解决当下最棘手的问题。

    “你要是想让我们帮你,和开锁公司取得沟通的话,我们只能说,会尽量帮你征求开锁公司的同意。”

    “但有些话,我必须提前和你说清楚。”

    “那就是:征求同意归征求同意,开锁公司最终选择来或者不来,还是他们自己说了算的。”

    “因为我们特警,没有权力要求他们,在下班时间为你提供服务。”

    “人家愿不愿意用下班时间,过来给你修锁,说到底还是他们的自由,我们无权干涉。”

    “当然了,如果你是想要我们,帮你强行破门的话。”

    “我们也有两点,一定要在事前告知与你。”

    “一,我们特警毕竟不是专业的开锁团队,我们只能答应你,会尽全力帮你破门。”

    “但最后能不能顺利地开锁,以及在这破门开锁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和结果,我们谁都不敢跟你保证。”

    “z这一切的风险,都需要你自行承担。”

    “二,就算我们真的成功帮你把门破开了,你们的这把锁,估计也保不住了。”

    “我们只能蛮力破门,没有办法在保证门和锁完整的情况下,将这扇门打开。”

    “你需要提前做好,相关的心理准备。”,纪怀信接在邹峰后边,补充说道。

    “我知道,没关系!”

    “你们尽管破门就好了,一切损失有由自己承担!”

    “门坏了可以明、后天找锁匠慢慢修,孩子辅导课落下了,可没有人给他补!”

    “麻烦你们赶紧把门打开,让我儿子赶在六点之前,去上辅导课!”,中年女人看着纪怀信,回答得毫不犹豫。

    纪怀信回过头,递给了邹峰一个询问的眼神。

    邹峰轻轻点头。

    纪怀信心中了然。

    “让你家小孩,不要待在门后面了!”

    “找一个离门远点的位置蹲下,双手护住头部!”,邹峰对中年女人,小声提示道。

    “好!”

    中年女人答应一声,赶紧走到房门跟前。

    向被锁在房间内的儿子,转述了邹峰的要求。

    “我知道了!”

    房间里传出的少年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丝哭腔。

    纪怀信哑然失笑。

    到底是少年心性,终归还是太稚嫩了一些。

    不过他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门口,等待着房间内男孩的信号。

    “我……我已经准备好了!”

    大约半分钟后,房间内男孩带着哭腔的声音再度传来。

    纪怀信挥了挥手,示意邹峰和中年女人后退。

    对着紧锁的房门,倒数了三个数。

    “三……”

    “二……”

    “一!”

    纪怀信最后一个字出口,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他凝神聚气,抬腿顶膝。

    一记正蹬,踢在了大门的中央位置。

    “嘭!”

    大门应声而开,扬起一阵木屑和烟尘……

    透过烟尘,纪怀信看到房间里面,一个年纪目测不会超过十五岁的小男孩,正躲在书桌下方,掩面哭泣。

    听到房门被破开的声音,赶忙抬起头。

    一声惊叫,冲出来抱住中年女子。

    “好了,不怕!”

    “没事了……”,中年女子抚摸着男孩的头发,反复安慰道。

    纪怀信和邹峰,没有急着走,而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直至男孩的情绪,稍微有所缓和。

    中年女人才向纪怀信二人道谢:“两位警官,谢谢你们!”

    “辛苦你们了,我去给你们泡杯茶吧?”

    “不用了!”,纪怀信摆摆手,拒绝了中年女人的好意。

    拿出信息登记本,询问女人的身份,道:“能不能出示一下身份证件,并且提供相关的个人信息?”

    “我们这边需要对报警人,做一个简单的信息记录!”

    “可以的!”,中年女人说着,走去房间内。

    取来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纪怀信。

    同时说道:“我叫徐华建,出生日期和住址,身份证上面都有。”

    “目前在家政公司上班,手机号码是1334183**85。”

    纪怀信对徐华建的个人信息,如实进行记录。

    然后合上登记本,就要往外走。

    “两位警官,喝杯茶再走吧?”,徐建华跟到门口,再次热情地邀请二人喝茶。

    “不了,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忙!”

    “就先走了!”

    “以后有什么事情,和孩子好好沟通!”

    “不要动不动就吵架,这样对你们双方都不好!”,邹峰客气地回绝了,徐华建的好意。

    留下一句忠告,与纪怀信一同走下楼梯,返回了特警车上。

    发动警车,打开警灯。

    邹峰刚准备开车离开,就见刚才被他们从屋内,救出来的那个小男孩,背着书包从楼道里走了出来。

    “嘿!”

    “你要去哪里上课呀?”

    “需不需要我们载你一程?”,纪怀信摇下车窗,对着小男孩大声问道。

    “不要!”,小男孩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看向特警的眼神里,充满了莫名的恐惧感。

    纪怀信见状,也就没有再坚持。

    重新摇起了车窗。

    邹峰开着特警车,刚驶出鹤驰路,眉毛突然一条。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纪怀信只见一群人,围在一家超市旁,场面似乎有点混乱。

    在下一刻,一个捂住胳膊的受伤妇女,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中年妇女年龄在五十岁上下,火红色的波浪卷发,在人群中格外耀眼。

    她身穿一条黑白相间的格子长裙,右肩上方被血染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