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34章 又来警情
    “嗯。”,纪怀信答应一声。

    还好自行车,一路小跑进了单位。

    到办公室里,快速换上特警服,再重新回到门口。

    此时,邹峰已经发动特警车,并开启了空调,在等待着他。

    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纪怀信坐进特警车内。

    邹峰熟练地开着车,窜进了车来车往的道路中央。

    一路上,纪怀信都在默默想着心事。

    既不说话,又不看窗外的景色,像一只闷葫芦。

    邹峰在开车的过程中,注意到了纪怀信脸色的异样,不过没有说什么。

    直到把主要最近的一个主要商圈,巡逻了一遍,才找个荫凉的地方停下车。

    拍了拍纪怀信的肩膀,问道:“怀信,怎么啦?”

    “感觉你有心事啊?”

    “没有!”,纪怀信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否认了邹峰的说法。

    摇了摇头,不愿意过多提及,有关自己和何姝柳的事情。

    编了个理由,说道:“就是我想养条宠物狗,但是我妈不同意……”

    “所以……才有点小心思……”

    邹峰只是看着他,微笑不语。

    纪怀信被盯了好一阵,自知瞒不过这位,经验丰富的指导员。

    不由得苦笑一声,说出了真话:“邹哥,我跟我女朋友,感情出现了点问题。”

    “我可能要和她分手了,有点儿舍不得……”

    邹峰尽管早就预料到,可能是纪怀信的感情状况,出了点问题。

    可他却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到了要分手的地步。

    当下还是着实吃了一惊,连忙问道:“怀信,你们俩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呀?”

    “茫茫人海,能遇到一起是缘分!”

    “你要珍惜这段缘……”

    纪怀信抬起头,望了一眼邹峰,又望了一眼窗外。

    长叹一声,解释说道:“邹哥,其实……我也没有办法啊……”

    “我也很想和她在一起,可是她的妈妈总是不同意,看不上我……”

    “就因为我是个警察,赚不了多少钱,还受到各种各样的条律束缚……”

    “她的妈妈觉得,我配不上她……”

    “你配不上她?”,邹峰眉头一皱,说话的声音,顿时提高了不少。

    口气冰冷,反问道:“咱们人民警察,都说是群众的保护神,维护着一方平安,怎么就配不上别人了?”

    “她妈妈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呢?”

    “就算非得讲求一个门当户对,那也是精神上的互相匹配,好不好?”

    “动不动就以金钱来衡量,她妈妈是得有多封建、多老土,才会有这样的思想啊?”

    “太过分了!”

    纪怀信能看出来,邹峰在这方面,还是很维护自己的。

    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所有的话语,最终还是化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邹峰轻拍了几下,纪怀信的膝盖,想安慰纪怀信几句。

    可话到嘴边,总是迟迟难以出口。

    他生怕自己说得太轻,会起不到劝慰的效果。

    说得太重,又容易引起纪怀信的感伤。

    短短的一句话,在邹峰的口中,憋了足足一分多钟。

    “怀信,你……”

    正当邹峰准备把自己酝酿许久的话,说出口的时候。

    一直静静待在杯架里的对讲机,没有丝毫征兆的响了。

    传出了指挥中心女接警员,急促的声音:

    “浦东特警,浦东特警!”

    “指挥中心呼叫,听到请回答!”

    “唉……”,邹峰最后还是没能把这句话,顺利地说出口。

    用力地抓起对讲机,大声回答道:“浦东特警收到,请讲!”

    女接警员:

    “浦东特警,在鹤驰路恒福家园一期三十二栋五零五号,有儿童被困在了房间内!”

    “麻烦你们前去处理一下!”

    “有儿童被困在了房间内?”,邹峰起初没能听懂,女接警员这话的意思。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在这些问题上纠结。

    简单辨认了一下房向,打开警灯。

    邹峰便驾驶着特警车辆,朝目的地点飞驰而去。

    邹峰车开得很快,从接警开始,到抵达恒福家园小区门口,仅用时七分多钟。

    在小区保安的指引下,邹峰和纪怀信没怎么花费时间,就找到了报警人的住处。

    恒福家园一期属于老房区,没有搭乘电梯。

    纪怀信与邹峰步行上了五楼,左边的一个房间大门敞开。

    一个四十岁左右,穿着短袖睡衣的中年女人,见到纪怀信等人,连忙将他们请入了室内。

    “你是报警人?”

    “有小孩被锁在了房间里?”

    “具体什么情况,麻烦和我们说一下!”,纪怀信跟在中年女人身后,来到一个房间的门口。

    直奔主题,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对,是我打110报的警!”,中年女人神情慌张,指着房间大门。

    对纪怀信说道:

    “警官,事情是这样的……”

    “我今天早上,因为念书的事情,和我儿子吵了一架。”

    “然后他就把自己,锁到房间里去了,不肯出来。”

    “眼看着快到补习班,上课的时间点了,他还待在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于是,我就拿来备用钥匙,准备开门,让他去上课。”

    “可拧了半天,这个门我用备用钥匙,怎么也打不开来……”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儿子,在房间里跟我捣乱,故意在房间里面反锁着,不让我开门呢!”

    “我让他不要跟我犟,主动把门给我打开。”

    “可是他在里面说,他也打不开这个门!”

    “这就让我感觉,非常奇怪了……”

    “透过门缝,我发现门锁确实没有反锁,我儿子也没有在里面,故意按住门锁,不让我开门。”

    “所以,我猜这个锁,是真的出现问题了……”

    “锁出现问题,你应该打电话给开锁公司啊?”,纪怀信走到门口,检查了一下门锁,随口说道。

    他毕竟不时专业的锁匠,对开锁这块一窍不通。

    看了看钥匙,又摸了摸门锁,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开锁公司那边,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我给三家开锁公司打了电话,有两家说是已经下班了,要明天早上才能过来处理……”,中年女人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