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33章 解释
    忿忿地瞪了叶萌和黄丽,以及汪玉一眼,纪怀信头也不回地顺着道路离开了。

    何姝柳看着远去的纪怀信,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老同学们。

    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快速跟上前者的脚步,一起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其实,何姝柳心里清楚:纪怀信之所以会答应自己,来参加这次同学聚会,多半还是因为自己的软磨硬泡,希望他能借此机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

    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时隔几年不见,同学们的变化,早已是天差地别。

    有人成了势利眼、有人成了墙头草,纪怀信还遭受到了一些人,或有意、或无意的排挤。

    这让她的内心,感到非常苦恼。

    何姝柳的一众同学们,眼神奇怪地望着他们二人远去的背影,议论纷纷……

    纪怀信带头在前面疾走,何姝柳快步来到他的身后。

    两人都不说话,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直到走出了四、五百米,何姝柳才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前者的步伐。

    “你慢点儿!”

    “等等我……”,何姝柳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沉寂。

    纪怀信闻言,脚步放缓了少许。

    又走出了十来步,在一根电线杆前,停住了脚步。

    “何姝柳,今天这事儿……”

    “你怪我吗?”,纪怀信回过头,看着何姝柳泛着泪花的面庞,认真地问道。

    不待何姝柳回答,他先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刚才……真的不是我不想帮他……”

    “而是我真的……没有那个能力……”

    “如果我劝同行包庇他,如果这件事被人发现了,我也难辞其咎……”

    “况且……我真的没有那么大面子,能让交警的领导,去帮我以权谋私……”

    “我知道。”,何姝柳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抬起头,看了纪怀信一会儿。

    才轻轻说道:“我也知道……汪玉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

    “让你心里不痛快……”

    “她这个人,其实本心不坏的……”

    “只是后来,在踏上社会后,不知怎么的,就开始改变了……”

    “开始把自己的一些不如意,归结到家世和命运上……”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想……”

    “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纪怀信努了努嘴,刚想说些什么。

    就被何姝柳伸出食指,给抵住了嘴巴。

    “我知道,其实你很想问,为什么我希望你,去努尔特的手底下,找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

    “而不是想办法,让你进我爸的公司,去担任一个领导职位,是吧?”

    “其实,因为这个事情,我已经和我妈妈,吵过好几次了……”

    “我也希望你能进我爸的公司,和我一起共事。”

    “可是在我妈妈眼里,这就是一种……一种吃软饭的表现,所以她说什么也不同意,你进我爸的公司上班……”

    “也不是我妈只认钱不认人,但是……怎么说呢……”

    “在她的观念里,一个男人在恋爱之前,一定要事业有成,才会让她觉得安全可靠……”

    “才会同意……我和这样的人交往……”

    “警察的工作固然好,又体面,又有社会地位……”

    “可是警察的工资,实在是太低了……”

    “你不换个薪水高一点的工作,我妈妈是说什么也不会同意,我们两个在一起的……”

    “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说着说着,何姝柳的声音越来越低小。

    到得最后,甚至有些哽咽……

    “没事的,我会努力的!”

    “相信我!”,纪怀信露出灿烂的笑脸,摸了摸何姝柳的长发。

    伸出手,拦下一辆空出租车,把何姝柳送进了车里。

    吩咐司机师傅,务必要把何姝柳,安全送到家中。

    随后,自己在路边,扫开一辆共享单车。

    打开手机地图导航软件,根据语音提示,一路慢慢悠悠骑回了家。

    到家以后,纪怀信跟母亲打了声招呼。

    便直接走进房间,从衣柜里翻出了,需要换洗的衣服。

    到卫生间里,冲个热水澡,洗掉满身的汗渍。

    换上一身干净衣裳,来到客厅陪母亲看电视。

    电视里正在放的,是现实题材影视新剧《卜筑》。

    “怀信,中午去哪吃呀?”

    “饭菜怎么样?”,纪怀信的母亲瞧了一眼,心不在焉的纪怀信,随口问道。

    “中午……跟同学一块吃饭去了……”

    “伙食还不错……”,纪怀信思考了一下,回答说道。

    尽管他是跟何姝柳的同学,一块出去聚会的。

    但不管怎么说,何姝柳的同学,也是同学啊……

    “哦?都有哪些人,哪些菜啊?”,纪怀信的母亲看着电视,拿起身边的一块饼干。

    撕开包装袋,用漫不在意的语气问道。

    “哎呀,我的那些同学,说了名字你也不认识……”

    “菜的话,品种还蛮多的……”

    “像什么印度飞饼、果木烤鸭、酸汤肥牛、红糖麻糕、烤羊排等等……”,纪怀信避开了,母亲前面的一个问题。

    把今天的二十多样菜品,大致给母亲数了一遍。

    作为一个过来人,纪怀信的母亲,通过前者的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很多。

    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话……

    纪怀信陪着母亲,看了将近半小时的电视剧。

    等时间临近三点半,才从沙发上站起。

    去厨房冰箱里,找出一只苹果。

    洗干净,当晚饭吃后。

    和母亲留下一句“我去上班了!”,就匆匆下了楼。

    今天他是值的下午班,晚上要在单位过夜。

    不过,在特巡警大队工作了近一年时间,他也早就熟悉了,这种上班模式。

    随手扫开路边的一辆共享单车,纪怀信骑得很慢。

    几乎卡着点,才到单位门口。

    “怀信,今天怎么来得这么迟?”,邹峰正好从大队里出来,在门口碰到了纪怀信。

    看了一眼手表,不满地问道。

    “今天……有点事……”

    “出门弄迟了……”,纪怀信随便找了个理由,回答说道。

    “赶紧进去,把警服换上!”

    “准备出去巡逻了!”

    邹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催促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