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32章 求情
    “不过……这次,就再给我个机会,行不行?”

    “填一个意外车祸,咱们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怎么样?”

    努尔特一边说着,一边往张兵的口袋里塞钞票。

    具体塞了几张,他自己也不清楚。

    不过这个时候,肯定也不方便当场清点。

    努尔特只知道,自己的口袋里的纸钞,几乎全是百元面额的钞票。

    只有外面的几张,是其他面额的零用钱。

    从中间抽出一沓纸钞,塞进张兵的口袋里,出错抽到零钞的可能性极小。

    察觉到努尔特的小动作,张兵只觉得有些好笑。

    他先是斜瞅了对方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问道:“啊?”

    “原来大家都是朋友呀?”

    “你刚刚不是还说,要见我们队长么?”

    “啊……”,努尔特闻言,顿时尴尬无比。

    他哪里会想到,原来张兵自己就是中队长?

    “好啦,你也不要瞎担心了!”

    “不管怎么说,我肯定都是不会给你穿小鞋的!”

    “这件事情,一定秉公处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张兵笑着拍了拍,努尔特的肩膀,安慰说道。

    如果说他的前半句话,刚让后者的心情,泛起希望的波澜。

    那么后半句话,则像一瓢冷水,把努尔特心中,刚升起来的火苗,又给无情地浇灭了。

    “哎,张哥!”

    “你们干警察的,肯定少不了与人打交道!”

    “我在上海还算有点门路,咱们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努尔特一把搂住张兵的肩膀,在不经意间,继续往对方的口袋里塞钱。

    可当他的手,刚刚伸进张兵的口袋,就感觉到一股巨力,自手腕处传来。

    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张兵,那如苍鹰般锐利的目光。

    “你在干什么?”

    张兵瞪了努尔特一眼,把口袋里的钱,全部塞回到后者手中。

    语气严厉地警告道:“自己把钱拿回去!”

    “不然你就不光是酒驾的事情了!”

    “当街公然向人民警察行贿,罪加一等!”

    努尔特似是没有想到,张兵会这么快和他翻脸。

    刚开始,他还以为对方是在和他开玩笑,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就要离开。

    可在见到张兵那张严肃的脸庞时,一股不祥的预感,慢慢笼罩上了努尔特的心头……

    “别闹,张哥!”

    “我……我心脏不好!”

    “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我受不了这种刺激……”,努尔特弱弱地缩回手,把钱重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对着张兵轻声说道。

    “你觉得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张兵眉毛一挑,回以反问。

    “呵呵……”

    “我不知道……”,努尔特有些慌了。

    他先是咧了咧嘴,想向张兵微笑。

    但由于心中太过慌乱,挂到嘴边的微笑,却是在不知不觉间,走形成了傻笑。

    这让他看上去,显得格外滑稽。

    努尔特偷偷走到纪怀信的身边,用胳膊肘轻轻顶了一下,后者的腰际。

    低声说道:“纪兄弟,你看……”

    “你可能和张哥,沟通一下……”

    “让他不要那么……”

    “行吗?”

    努尔特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变得与蚊虫哼鸣无异。

    纪怀信知道他的意思,看了一眼张兵所在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努尔特,目露思索之色。

    但最后还是在努尔特,近乎恳求的目光下,摇了摇头。

    轻声答道:“对不起,我能帮你的,我都做过了……”

    “哎呀,纪怀信!”

    “大家都是朋友,都在浦东新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什么不能好好说?”

    “就让张队长买你个面子嘛!”

    “又有多大事情呢?”

    “对不对?”,汪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努尔特的身边。

    看清楚场中状况的她,见纪怀信居然摇头,拒绝帮努尔特说话。

    忍不住拉了拉,纪怀信上衣的短袖,用过来人的语气,帮努尔特求情道。

    厌恶地看了一眼汪玉,纪怀信很不喜欢,她和自己说话的语气。

    于是,假装没有听到她的话,转过头就离开了现场。

    他一走,不仅努尔特和汪玉慌了,和他们一起乘车的叶萌与黄丽也都慌了。

    “纪怀信,你就帮努尔特说两句话吧!”

    “哪怕是看在何姝柳的面子上也行啊!”,叶萌连忙从车内走出,一把搭住了纪怀信的肩膀,想让他替努尔特求情。

    纪怀信的脚步一顿。

    回过头,看向了与自己对视的叶萌。

    叹了口气,解释说道:“唉……”

    “真的不是我不想帮……”

    “我能做的,都已经做过了啊……”

    “你做过个屁!”,叶萌一听这话,直接急了。

    也不顾这是公共场合,就指着纪怀信的鼻子,大声骂道:“你这个冷血的动物,根本就不配做何姝柳的男朋友!”

    “见死不救,难道你的心里不会痛吗?”

    “你自己觉得,你还算个男人吗?”

    “为什么不算?”,被叶萌无缘无故,当众指责一通,纪怀信的脾气也上来了。

    这一次,他没有再选择退让。

    而是义正言辞地,给予了叶萌正面回应,道:“能不能告诉我,在你眼里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真正的男人?”

    “是自己做错了事,要让其他人帮忙求情,以逃避处罚的人?”

    “还是胡搅蛮缠,不想着办法去承担、弥补自己过错的人?”

    “公事公办,有错吗?”

    “还是说,你觉得我很有面子,能让别的警种的领导,来给我打个让手?”

    “从头到尾,你只站在努尔特同学的身份上,替他考虑问题。”

    “你又有没有,从我和张队长的角度上思考过?”

    “你知道,若是我们执法不严,导致了制度公平的失衡。”

    “有多大的风险,在等着我们吗?”

    “万一出事了,这个责任又由谁来承担?”

    “你来承担吗?”

    “你承担得起吗?”

    纪怀信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叶萌哑口无言。

    一旁的汪玉,似乎是帮叶萌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只得低下头,看着地面,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