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24章 换工作
    “当然确定!”,纪怀信不假思索。

    可等他说完,再看到何姝柳,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纪怀信又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对方,精心设计的圈套中……

    “你先说说……”

    “到底是件什么事情……”,纪怀信有些信心不足地,往下说道。

    何姝柳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走到旁边的一个长椅上,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纪怀信感觉,她应该是有话想对自己说。

    于是,也跟在后边,坐到何姝柳的身旁,等待着她的开口。

    “纪怀信,你明天有时间吗?”,何姝柳思考了几秒钟,低声问道。

    “明天?”,纪怀信听到这样的问题,先是愣了一下。

    随后很快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如实回答道:“我明天是值的晚班,上午和中午都有时间。”

    “下午五点之前,要赶回单位。”

    “怎么了吗?”

    “没事,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明天能陪我,去参加个同学聚会吗?”,何姝柳轻咬嘴唇,说话间神态仿佛有点纠结。

    纪怀信感觉何姝柳,好似有话想对自己说,却又不好意思张口。

    不由得心生好奇,疑惑地问道:“何姝柳,到底是什么事啊?”

    “有事你就说,难不成和我,还藏着掖着?”

    听到前者这么说,何姝柳用她水灵灵的大眼睛,从上到下打量了对方片刻。

    深吸一口气,仿佛做出重大决定般。

    回答说道:“好吧……”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和你兜圈子了……”

    “明天上午,我有个小型的同学聚会,要过去参加,希望你能陪我一块去……”

    “另外,在明天的同学聚会上,努尔特也是会过来的……”

    “到时候咱们俩,一齐陪他喝点酒,看看能不能让他在浦东新区,给你找个体面点、轻松点、工资再高一点的工作……”

    “这样的话,对你的未来发展,有很大的好处……”

    “你觉得……怎么样?”

    “陪他喝酒,让他给我找工作?”,纪怀信起初没弄清楚,何姝柳话里的意思,迷惑地问了一句。

    但他毕竟不笨,很快就理解了,对方想要表达的真实含义。

    惊讶地问道:“何姝柳,你是想让我换工作?”

    “怎么了?”

    “警察这份职业,难道不好吗?”

    看着纪怀信脸上,满是疑问的表情,何姝柳不忍心,把话说得太过直白。

    可她若是轻描淡写,又怕纪怀信不以为意。

    犹豫了一会,何姝柳强挤出一丝笑脸。

    用看似开玩笑的表情,低声说道:“好是好……但是,怎么说呢……”

    “咱们去看看呗?”

    “万一能找到更好的呢?”

    “对不对?”

    “可我就喜欢当警察啊!”,纪怀信听明白了,何姝柳话里的含义。

    脸色微微阴沉下来,变得不太好看。

    拒绝道:“再说了,你的那些同学,我一个都不认识,你让我过去干嘛?”

    “不尴尬吗?”

    “有什么好尴尬的?”,何姝柳闻言,把脑袋轻轻靠在了,纪怀信的肩膀上。

    用很是轻柔的语气,继续劝说道:“你都是要做我男朋友的人了,反正迟早是要和他们认识的。”

    “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你们在一起相互交流、沟通……”

    “再说了,要是我一个人去那里喝酒,万一喝多了怎么办?”

    “你能放心吗?”

    何姝柳的这个借口,总算是说到了,纪怀信的心坎里。

    “呃……”,后者偏过头,望着轻倚在自己身上的温柔少女。

    眼眸微闭,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直到半分钟后,才睁开眼睛。

    无奈地叹了口气,选择了妥协,道:“好吧……”

    “那明天上午的聚会,我陪你去……”

    “不过有一点,我必须提前跟你说清楚。”

    “那就是明天上午,我可以吃饭,但是不能沾酒!”

    “明天下午,我还要去单位值班。”

    “工作期间饮酒,是违反纪律的!”

    “好,那咱们就以饮料代酒!”,何姝柳螓首轻点,没有过多地为难纪怀信。

    能够让他明天一早,陪同自己去参加同学聚会,何姝柳就已经很满足了。

    她也知道,纪怀信受到警队纪律的约束,有自己的苦衷。

    她不是那样,不讲道理的人。

    “何姝柳,你真的希望我换工作吗?”

    过了许久,纪怀信突然抬起头。

    把视线移向了头顶上方,那片一望无际的天空,轻轻问道。

    何姝柳顺着纪怀信的目光,向上看去。

    此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月光皎洁,几颗散落的星星,没有规律的点缀在苍穹中,别有一番时隐时现的味道。

    “嗯……”,何姝柳轻声呢喃。

    “为什么?”

    “警察为人民服务,无比光荣。”

    “还是公务人员,难道不好吗?”,纪怀信不解地问道。

    何姝柳没有马上回答他……

    而是过了好一会,才用近乎蚊子哼般的声音,悄悄说道:“我和我爸,倒是觉得没什么……”

    “可是我妈说,如果想要娶我,月入过万、能付得起一套房子的首付,是最起码的要求……”

    “警察这份职业,固然不错……”

    “可是……”

    “好的,不用说了!”,纪怀信伸手拍了拍,何姝柳的肩膀。

    打断了对方话语,道:“我知道了……”

    “对不起……”,望着纪怀信黯然的神情,何姝柳心头有点酸涩,主动向他道歉。

    “没关系……”

    “这不怪你……”,纪怀信低声说道。

    像是在安慰着何姝柳,又像是在安慰着自己。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谁都没有再开口。

    商业街上,路人来来往往。

    他们坐在一起,却感觉很安静,安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微风轻轻吹拂……

    不知不觉,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九点。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万事如歌吹……”

    “长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

    何姝柳的手机铃声,没有丝毫预兆地突兀响起。

    才将两人从各自的遐想中,惊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