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9章 调侃
    “哎!”

    “小伙子,你鼻子怎么了啊?”

    “不会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吧?”,打菜阿姨在把餐盘,递回给纪怀信时,打趣说道。

    打菜阿姨话音落下,周围数十道目光,瞬间齐刷刷地汇聚过来,看向了纪怀信的鼻尖。

    纪怀信的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像极了一只,一碰就会破的薄皮柿子。

    “不……不是的,阿姨……”

    “我……我还……没有女朋友呢……”

    “我这是上午……不小心擦伤的……”,纪怀信赶忙解释道。

    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向来说话利索的他,在此时竟罕见地有些吞吞吐吐。

    一边想要摆手,一边又想去伸手接过餐盘。

    手忙脚乱的样子,看上去分外滑稽。

    “好了,怀信,不要解释了!”

    “俗话说得好,解释就是掩饰,而掩饰的往往就是事实!”

    “我们都懂!”,站在纪怀信后面的悠久风,微笑着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开玩笑道。

    “悠……悠队,我这真不是女朋友挠的!”

    “二十多年的单身汉,哪里来的女朋友啊?”,纪怀信苦着一张脸,索性放弃了再解释。

    回过头,给了悠久风一个幽怨的眼神。

    再从打菜阿姨手里接过餐盘,取出一双筷子。

    走到一旁的座位上,开始坐下吃饭。

    没一会儿,打好菜的悠久风,也端着餐盘,坐到了纪怀信的身边。

    “怀信,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五有没?”,悠久风吃了一口馒头,用看似不经意的语气,问道。

    “他今年才二十三,好不?”

    不等纪怀信开口,坐在他对面的邹峰,就抢先一步,帮忙给出了回答。

    “这么年轻?”,悠久风惊诧了一下:“入警这么早,能力这么强,小伙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你以为呢?”

    “我们中队,个顶个都是人才!”

    “再说了,你也不看看,他是谁带出来的?”,邹峰往嘴里,扒拉了一口饭,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就可劲儿吹吧!”,悠久风瞪了邹峰一眼,似乎很不满意,对方吹牛的样子。

    但他想想还是没有多说,而是兴致勃勃地把话题,又引回到了纪怀信的身上。

    问道:“怀信,你说你这么年少有为,身边没有个女朋友哪行呢?”

    “需不需我给你介绍一个?”

    “不用了,老悠!”,邹峰费力地咽下嘴里的饭。

    好像感觉有点噎,他又接连喝了好几口汤,才舒服一些。

    清了清嗓门,替纪怀信解释说道:“这小子有女朋友,只是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确定下来而已!”

    “这小子的女朋友,我见过一次,长得挺好看!”

    “皮肤白,眼睛大,气质很不错,和怀信很搭配!”

    “听说……还是炫世文化公司,董事长的小女儿呢!”

    “所以说,咱就不要操这份闲心啦……”

    “炫世文化公司董事长的女儿?”,悠久风闻言,瞪大了双眼。

    用不可置信的神色,望着纪怀信。

    这一次,邹峰没有再说话。

    餐桌上的氛围,很快陷入冷寂……

    吃了两口菜,被悠久风盯到不好意思的纪怀信,放下手中的筷子。

    面对着悠久风炽热的眼神,犹豫了许久。

    最终,还是腼腆地点了点头。

    轻轻地说了一声:“嗯。”

    “牛人!”

    在得到纪怀信肯定的回答后,悠久风竖起大拇指,夸赞了一句。

    随后不再多说,低头吃起饭来。

    “呵呵……”,邹峰笑了两声。

    端起汤,又喝了几口。

    纪怀信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简单吃几口饭,在邹峰拿起餐盘离开时,也快步跟了上去。

    “邹哥,悠队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啊?”,纪怀信跟在邹峰身后,不解地问。

    “你觉得呢?”

    “你看他像是什么意思?”,邹峰没有直接回答,纪怀信的问题,反问道。

    “我不知道……”,纪怀信跟在邹峰后面,把餐盘里没吃完的食物,倒进大垃圾桶里,摇了摇头。

    “不知道就慢慢想!”

    “多琢磨琢磨,总能想出来的!”,邹峰把手里的餐盘,放回到指定的回收台上,笑着答道。

    “呃……”,纪怀信一时语塞。

    见邹峰不愿意把话说明白,纪怀信当然不会傻乎乎地问个不停。

    想不明白,就慢慢去想,反正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纪怀信和邹峰两人上了大客车,随便找个座位坐下来。

    邹峰拿出手机,开了一局斗地主小游戏。

    纪怀信则闭上眼,靠在座椅上,回想着刚才悠久风,问自己的问题。

    他其实很讨厌,别人说话只说半截。

    可他也相信,邹峰不会害自己。

    他来到警队的时间尚短,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他,去慢慢思考和领悟的。

    大客车里的温度,相比较来时,已经降下了很多。

    纪怀信虽然能感觉到不适,但这种感觉至少还保持在了一个,可控的范围内。

    几多分钟后,悠久风、袁海洋等人,陆陆续续地上了车。

    待所有人全部到齐了,悠久风开着大客车,慢慢悠悠返回了单位。

    “怀信,你这可算是因公负伤!”

    “不管是女朋友挠的,还是自己不小心磕的。”

    “总之……别忘了,回单位过后,找大队长申领工伤补贴!”,袁海洋坐在纪怀信的前面,转过头,笑嘻嘻地调侃道。

    “别闹,袁哥!”,纪怀信没好气地拍了拍,袁海洋的座位,道:“我要是去了,大队长还不得骂死我!”

    “嘿嘿,看来你也不笨嘛!”,袁海洋笑着说了两句,转回了身子。

    “不过……怀信,说句实在话,你的那个伤口……”

    “蹭的也太恰到好处了!”

    “你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让我觉得想笑!”,坐在不远处的王兆,出言调笑道。

    “好了,几位大哥!”

    “别再拿我这伤口说事了,好不好?”

    “每个人都要拿我鼻子上的伤口说一嘴,我难道不要面子的啊?”,纪怀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摸了摸,鼻梁上的创可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