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8章 质疑
    “那可要多注意啊!”

    “现在是夏天,伤口在止血过后,就尽量让它多通风,接触外面的空气!”

    “可别让它发炎、感染了!”,王兆涵关心地叮嘱道。

    他一只手扶在纪怀信的肩膀上,一只手拿出手机,不知道回复着谁的消息。

    四人一同走进办公楼,回到了各自的办公室。

    刚一打开办公室的大门,一阵清凉迎面扑来,让得纪怀信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

    “在外面热坏了吧?”

    “看你这一身汗!”

    “来,赶紧擦擦!”,一个年龄约莫在三十岁左右,浓眉大眼的男子,笑着走过来,递给了纪怀信一张餐巾纸,道。

    他是纪怀信的同事,也是中队的指导员,名字叫做邹峰。

    “谢谢邹哥!”,纪怀信接过纸巾擦汗,有礼貌地道了声谢。

    其实,按照警队里的规矩来说,上下级之间的关系,不应当以“兄弟”相称。

    纪怀信应当管邹峰,叫一声“邹指”,或者“邹队”。

    但他每次这样叫,都会引来后者的白眼。

    因为在邹峰看来,“邹哥”这个称呼,要比“邹指”、“邹队”这样的称呼,更加具有人情味。

    久而久之,纪怀信也就在邹峰的要求之下,改变了称谓。

    “怀信,你这鼻子……是怎么回事啊?”

    “该不会是在处置警情的时候,被人给挠了吧?”,细心的邹峰,很快就发现了纪怀信,脸部的异样,问道。

    “不是……”,纪怀信连忙摆手:“不是被人给挠了……”

    “在控制人的时候,一不小心在地上,磕了一下……”

    “这才蹭破了点皮……”

    “鼻子还能蹭到地上去?”,邹峰显然不太相信,纪怀信的说辞,反问了一句。

    “是啊……”

    “应该是在抱摔嫌疑人的时候,一不小心蹭到了……”

    “反正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跟我过动手……”,纪怀信耐心地解释道。

    见邹峰还是一脸怀疑的表情,纪怀信想了想,把当时的情况,给他仔仔细细地描述了一遍,连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听完纪怀信的阐述,邹峰才似信非信地点点头。

    用过来人的语气,缓声说道:“不管怎么样,怀信你以后在处置警情的时候,还是要做到三思而后行。”

    “在这过程中,也要注意保护自己。”

    “一个警察,要是连自己都保护不好,那还谈什么保护人民?”

    “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纪怀信回答说道。

    尽管他明白,邹峰这是在教导自己,处理警情时候的注意事项。

    但在他的心里,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恍若总有哪里不对劲。

    “邹哥……”,纪怀信刚想和邹峰,说几句话。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砰!砰!砰!”

    声音低沉,很有节奏。

    “请进!”,邹峰对着门口,大声说道。

    “吱呀……”

    办公室的门缓缓打开,王兆涵从外边,探进了脑袋。

    他看见邹峰,先是喊了一声:“邹指!”

    随后对着办公室内的众人,说道:“饭点到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今天中午统一乘坐985,去分局食堂就餐!”

    王兆涵口中的“985”,可不是指的重点大学。

    这个“985”,全称叫做“沪Y985警”。

    是特巡警大队,仅有的两辆警用大客车之一.

    一辆警用大客车,能装载近二十人。

    每次大队里的人,集体去浦东分局食堂就餐,都是统一选择用它承载。

    “好,我们这就去!”,邹峰闻言起身,带头朝门外走去。

    纪怀信、袁海洋等人,赶紧快步跟上。

    仅仅一扇门的距离,仿佛分割了两个世界。

    一边是清凉宜人,一边是酷热难耐。

    大颗大颗的汗珠,自纪怀信的额头滚落而下。

    但他根本无暇顾及这些,跟在王兆涵等人的身后,匆匆下楼,坐进了“985”警车。

    “我去!”

    “这车里怎么这么闷啊!”

    “都喘不过来气了!”,一个年轻特警解开了,上衣的第一粒纽扣,抱怨说道。

    “忍忍就过去了!”

    “也就十分钟的车程,待会下车就好了!”,袁海洋深呼吸一口,灼热的空气,宽慰道。

    坐在司机位置的悠久风,回头清点一遍人数,又看了一眼车外。

    在确认一个人都没落下后,坐回驾驶位,系上安全带,缓缓发动了客车。

    悠久风开车很稳,全程几乎没有太大的抖动。

    纪怀信拿出手机,浏览一会新闻,客车就开进浦东分局,停在了指定的停车位置。

    “下车了!”,王兆涵招呼一声,带头下了“985”客车。

    纪怀信等人快速跟上,从客车前门走下去。

    训练有素的几人,自觉排列成了两行队伍。

    等人员站整齐后,才有序步入分局食堂,排队准备就餐。

    浦东分局的食堂很大,分局的所有警察,除了派出所的民警、辅警,剩下的几乎都在这里就餐。

    四个窗口看似很多,可到了饭点才知道。

    原来当数百人需要就餐时,这个窗口数量,还是差了许多。

    纪怀信等人站在队伍的最末尾,整支队伍缓速前进,像极了一只慢慢蠕动的小青虫。

    几人取好餐盘,玩着手机、聊着天。

    一直等到十多分钟过去了,才慢吞吞来到打菜的窗口面前……

    “呦,小伙子,是你呀?”

    “今天怎么搞到现在才来啊?”

    “工作很忙吗?”,打菜阿姨接过纪怀信的餐盘,一边打了一勺粉蒸肉,一边热情地问道。

    她虽然不认识纪怀信,但两人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在食堂相互见到好几次。

    长此以往,也就慢慢脸熟了……

    “是啊……”

    “今天单位有点事,所以耽搁了一会……”,纪怀信点点头,不想和打菜阿姨深说。

    于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敷衍答道。

    “再忙也要记得吃饭呀……”,打菜阿姨的手速很快,几勺就给纪怀信打满了菜。

    她说完,抬起头。

    看了一眼纪怀信的鼻梁,没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