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7章 夏日炎炎
    “咳咳,我也是你这样的想法。”

    “但是怀信你要注意,这话咱们只能埋藏在心底,千万不能在外人面前说出来!”

    “理由无它,就因为咱们是警察!”

    “很多时候,警察在老百姓的印象里,都是代表着正义与法律的。”

    “咱们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象征着,公安官方的态度。”

    “所以在言语上,千万要谨慎。”

    “不能随随便便夹带上,自己的私人情感。”,袁海洋补充说道。

    “嗯,知道的。”,纪怀信点了点头。

    袁海洋在警队待的时间更长,对于公安队伍的很多事情,看得也更加透彻。

    有“过来人”的教导,才能让他尽可能地少走弯路。

    “不过……话说,怀信,你相信这个世界上……”

    “有那什么吗?”,可出人意料的,袁海洋话锋一转,又把话题拉回到了原处。

    “那什么?”

    “什么意思?”,纪怀信不太清楚,袁海洋问这话的含义,傻傻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问你相不相信啊!”

    “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用科学无法解释,不是吗?”,袁海洋意味深长地答道。

    说完,他回过头去。

    确认了一下车门和车窗,有没有关紧。

    接着又往车外看了看。

    方圆十米之内,空无一人。

    袁海洋这才转过身来,眼睛直直地盯着纪怀信。

    压低了声音,神色凝重地说道:“怀信,我跟你说个事,你可千万不要往外传啊!”

    “这件事你听着就好了,具体信不信,取决于你!”

    “什么事啊,袁哥?”,瞧得袁海洋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纪怀信的情绪受到其感染,不由得察觉到了一丝紧张。

    不太自然地咧了咧嘴,用纸巾擦了一把,鼻梁上的汗水。

    故作轻松地问道:“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难不成这件事情,还有什么惊天内幕?”

    “嗯。”,袁海洋微微颔首,没有说话,好似在思量着什么。

    片刻后,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巴掌拍到了纪怀信的额头上。

    笑着说道:“哈哈,我开玩笑的!”

    “你还真信了?”

    随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

    “等到再过二十分钟,咱们出去巡逻一圈。”

    “十一点半,准时回去吃饭!”

    “好……”,纪怀信揉着额头上,刚刚被袁海洋打的位置,答应了一声。

    满脸委屈的表情,让后者忍俊不禁。

    特警车里的温度,在空调的作用下,总算是降下来一点了。

    可纪怀信额头的汗水,却还是在不断地溢出,像极了蒸桑拿时的模样。

    在擦拭了几次过后,就连他手上的纸巾,都是被汗水给彻底打湿了。

    望着纪怀信那燥热难耐的模样,袁海洋忍不住笑着调侃,道:“怀信啊,你说你怎么那么怕热呢?”

    “该不会是身体太虚了吧?”

    “才不是!”,纪怀信白了袁海洋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这叫汗腺发达,是好事,知道不?”

    “不知道,哈哈!”,袁海洋笑了两声:“只要你不讹我,说是我刚刚拍的后遗症就行!”

    “天气炎热,咱们再坚持会儿!”

    “待会儿袁哥请你吃冰棍!”

    袁海洋把脸贴近空调出风口,吹了几秒钟。

    然后把座椅放倒,半靠着玩起了手机。

    纪怀信总感觉,袁海洋有一些话,没有说出口,像是瞒了他点什么。

    但对方既然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去强问。

    想想还是压下了,心头的疑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浏览起了新闻。

    “火炉”之内,时间过得很慢。

    二十分钟的时间,让纪怀信觉得,像是过了整整一个世纪……

    当手机显示的时间,跳到十点四十时,纪怀信几乎没有分毫停顿。

    摇下车窗,一脚油门。

    把车驶出野生动物园旁,开上了马路。

    暖风“呼呼”地吹着,太阳炙烤着大地。

    路旁的植被,像是要燃烧起来。

    空气里弥漫的热浪,让人难以喘过气来。

    “今年的夏天,怎么这样热啊……”,纪怀信一边开着车,一边抱怨道。

    袁海洋闻言,没有接话。

    只是看了一眼窗外,看了一眼后视镜。

    就又一次低下头,继续摆弄着手机。

    纪怀信开着车,从南六公路开到东大公路,再到拱极路、五洲大道,没有一个固定的方向。

    围绕着浦东新区,粗粗地巡逻了一圈。

    在十点一刻左右,开回了单位的方向。

    这个点,外出执行任务的特警车辆,都已经陆陆续续开始回来了。

    纪怀信在回到单位门口,把车停到固定停车区域时,正好碰见了另外一支,刚出完任务,回来就餐的队伍。

    “悠队,王哥!”,纪怀信走下车,笑着向两人打招呼。

    这两人都来自隔壁中队。

    为首一人是隔壁中队的副中队长——悠久风。

    另外一人名叫王兆涵,比纪怀信入警要早上半年多。

    “哎,你们好啊!”

    “刚回来?”

    “这么巧?”,悠久风回以微笑。

    他走到袁海洋身边,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揶揄了一句:“我在对讲机里,可都听见了!”

    “惠南一方新城门口,有人持刀!”

    “今天又碰上,皮香园夫妻报警了吧?”

    “那可不是?”,袁海洋苦笑了一声,似是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摇摇头,叹息了一声:“造孽哟……”

    “造孽?”,纪怀信嘟囔了一句,袁海洋的话,不明白它的真实含义。

    刚想上去问个清楚,就感觉有人把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回过头一看,正是王兆涵。

    “王哥!”,纪怀信主动向王兆涵,打了个招呼。

    “怀信,你这脸上……什么情况啊?”

    “怎么还挂彩了?”,王兆涵指了指纪怀信的鼻子,关心地问道。

    虽说被人指着鼻子,难免有些不太习惯。

    但想到王兆涵毕竟是一片好意,纪怀信也就没说什么。

    随口解释道:“还能有什么情况?”

    “功夫不到家,在处置警情的时候,一不小心磕到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