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5章 受伤
    “创可贴?”

    “做什么?”,望着袁海洋递来的创可贴,纪怀信满脸疑惑。

    指了指自己的鼻尖,袁海洋没有说话。

    纪怀信好奇地用手,轻轻摸了一下自己鼻尖上,袁海洋刚刚指着的位置。

    一丝淡淡的血迹,很快出现在他食指的指腹上。

    “流血了?”,纪怀信惊讶出声。

    “嗯。”,袁海洋还是没有太多的言语。

    眼睛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纪怀信打开特警车上的化妆镜,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口。

    小心翼翼地用创可贴,将鼻尖上的伤口贴好,这才关上了化妆镜。

    “应该是刚才抱摔的时候,不小心蹭破的……”,纪怀信解释说道。

    “嗯。”,袁海洋点了点头。

    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点动,不知输入着什么。

    叹了口气,纪怀信决定不再停留。

    按下车辆转向灯,慢慢把车开出了停车位,往来时的方向缓缓行去。

    纪怀信车技一般,所以他在开车时,总会习惯性地看一眼,右边的后视镜,生怕有大型车辆靠近自己。

    可是,在转头的过程中,纪怀信总能感觉到,来自鼻尖上的异样。

    刚贴上的创可贴,就像是一张狗皮膏药,让他浑身不自在。

    淡淡的中药香味,似乎也不是那么好闻……

    纪怀信就这么一路开着车,一路皱着眉。

    最终,把特警车开到了,三公里外的野生动物园。

    因为这里,也是他们执行路面巡逻任务时的一个重要据点。

    把特警车停在距离野生动物园门口,一百米左右的停车位上。

    纪怀信关掉警灯,升起车窗,开启了车内空调。

    在开车时,一路有风吹,所以他们感觉不到热。

    但是当车停下后,炎热的天气,很快就让两人的汗水,打湿了衣衫。

    “这车里的空调,效果也太差了些吧……”,纪怀信擦了一把,额头渗出的汗水,抱怨说道。

    “唉,谁让咱们就这条件呢?”

    “再坚持坚持吧……”,袁海洋放下手机,出奇地安慰了一句。

    冷气从空调出风口,吹到两人身上,却无法给他们带来,丝毫的凉意。

    纪怀信转过头,看向了身边的袁海洋。

    想要通过聊天,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问道:“袁哥,我看你刚刚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是在看什么呢?”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你看得这么入神?”

    “没什么……”,袁海洋摆了摆手,貌似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

    可他在别过头后不久,就又一次把视线转了回来。

    愣愣地看着纪怀信,问道:“怀信,你信一些风水学说吗?”

    “风水学说?”,这突如其来的话题,让纪怀信有点发懵。

    他不明白,袁海洋的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

    思考了一会,还是中规中矩地回答说道:“风水学说……怎么说呢……”

    “我个人认为,它可以信一些,但是绝对不能盲目迷信……”

    “因为不管怎么说,它都是作为我们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慢慢流传下来的,具有客观实在性……”

    “不论你信不信,它都客观存在着……”

    “有时候……冥冥之中的一些事情,我们确实很难把它解释清楚……”

    “风水,可能真的会改变,人身上的一点气场吧……”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说着,纪怀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关于风水学说的知识,他曾经在书本上,看到过一些。

    但那只是走马观花地去了解,并没有针对风水学说,做过认真的研究。

    关于风水学说,纪怀信只知道,这是一门历史悠久的玄术,涉及天文学、地理学、建筑学、人体科学等多种学科。

    可具体的内容,他却是知之甚少。

    所以,在有关风水学说的领域上,说他还是一个门外汉也不为过。

    “怀信,刚才出的那个警情……也就是皮香园的家庭纠纷……”

    “你怎么看?”,袁海洋再次提出了一个,和风水学说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啊?”,纪怀信一时间竟有些跟不上,前者思维的跳跃。

    “我说,刚才皮香园和他老婆的纠纷警情,你怎么看?”,袁海洋又重复了一遍,自己问题。

    纪怀信这才反应过来。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开口答道:“皮香园和他老婆华志情,怎么说呢……”

    “我感觉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说实话,我能感觉到,那个皮香园的生活压力,其实也挺大的。”

    “他说他昨天被扣了工资,心情不好,才去找朋友喝的酒。”

    “嗯……这件事是不是真的,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就不方便瞎评论了……”

    “但是……直觉告诉我……”

    “他大部分说的,应该都是实话……”

    “通过他那不高的个子、发达的肌肉,和晒得漆黑的皮肤。”

    “我可以判断他的工作,多半是在工地上,给人家打工的。”

    “像这种工作,虽然收入不菲,可赚的都是来之不易的辛苦钱。”

    “这样的工作,日晒雨淋是常态。”

    “打一天工,才能赚一天钱,没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反正……不能算太差,却也谈不上多好吧……”

    “像他这样的工人,如果白天在工作里,受到了压抑。”

    “然后,晚上再不能很及时地,把心里的积郁排解掉。”

    “就很容易影响到,他个人性格的发展。”

    “长期压抑的性格发展,就会造成人的心灵扭曲,从量变引发质变……”

    “我觉得,皮香园就是处在了,这样的一个状态……”

    “怎么说?”,袁海洋没能理解,对方话里的意思,疑惑问道。

    纪怀信停顿了几秒钟,看了一眼袁海洋。

    摸了摸鼻尖上的创可贴,认真地道:“袁哥……我觉得华志情的性格,存在很大的缺陷。”

    “是她在平时生活里,给皮香园带来的压力过大了,才导致了他们两人间,矛盾的不断发生……”

    “你举个例子!”,袁海洋忍不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