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4章 强行控制
    擦干了眼泪,华志情用仿佛看穿了一切的口吻,警告说道:“姓皮的,我告诉你!”

    “其实我早就隐约感觉到,你有点不对劲了!”

    “但我实在是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在外面花天酒地,和小浪蹄子搞在一块!”

    “真有你的啊!”

    “姓皮的,你听好了!”

    “以后不管你回不回家,我都保证床上,不止有我一个人!”

    “你看着办吧!”

    一席话说完,华志情冷冷地瞥了一眼皮香园,转过身就要离开。

    “死老娘们儿,你太过分了!”,皮香园大吼一声,冲上去对着华志情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皮香园没有丝毫的留手。

    从后往前,打在华志情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通红的巴掌印。

    很快,华志情的左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啊!”

    “姓皮的,你……你竟然敢打我?”

    “我……我跟你拼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脸部的异样。

    华志情发出一声尖叫,伸手就朝自己丈夫的脖颈抓了过去。

    皮香园也趁这时,揪住了华志情的头发。

    刚刚还在争吵不已的两个人,很快扭打到了一处。

    电光火石间的变化,甚至让纪怀信反应不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

    “赶紧帮忙,把两人拉开啊!”,袁海洋一个箭步,冲到了皮香园的面前,抱住了皮香园。

    扭头对呆立在原地的纪怀信,催促说道。

    “哦哦,好的!”

    “来了!”,纪怀信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学着袁海洋的样子,从身后控制住了华志情的行动。

    尽管华志情身材瘦小,可不知为什么,纪怀信总感觉她浑身都是力气。

    哪怕从身后,控制住了华志情的手臂,可她那扭来扭曲的身体,还是几次让纪怀信,差点失去了对她的控制。

    “好了,有什么话好好说!”

    “不要动手打架!”,纪怀信对着身前的华志情,低声喝道。

    “是他先打我的!”

    “他打我,我还不能还手吗?”

    “你讲不讲道理啊?”,华志情还在挣扎,试图摆脱纪怀信的束缚。

    “你放心,我们肯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的!”,纪怀信加大了手上的力量,牢牢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好言劝说道。

    “你能给我个屁的交代!”

    “你们警察来这么多次了,毛用都没有!”

    “我要是信了你们,那才是有鬼了!”,华志情罕见地骂了句脏话。

    由此可见她的内心,到底有多么愤怒。

    “你再不听从警察的指令,我可要给你上手铐了!”,感觉到华志情的手腕,又有要从自己手掌中,渐渐脱离的趋势。

    纪怀信咬了咬牙,急中生智,吓唬了华志情一句。

    “你敢?”,华志情转过头,凶狠地瞪着纪怀信。

    后者一言不发,回以坚定的眼神。

    华志情不屑了撇了撇嘴,却也不再挣扎。

    “呜啦——呜啦——”

    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

    顺着警笛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一辆白色的警车,出现在了道路的尽头。

    “派出所的这群人,总算是来了……”,袁海洋松了口气,又紧了紧对皮香园的控制。

    “放开我!”

    皮香园犟了一番,但最终还是没能挣脱开,袁海洋的约束。

    很快,派出所的警车,停到了公交站边。

    车门打开,从警车上下来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民警,和两个年轻的辅警。

    头发花白的老民警,只扫了一眼,现场的大致情况,便直奔纪怀信而来。

    站在华志情的面前,眯起眼睛看了片刻,后者脸上那红红的巴掌印。

    淡淡问道:“怎么回事?”

    “动手了?”

    “嗯。”,纪怀信点了点头。

    他刚想给老民警说明一下,事情的有关经过。

    可话到嘴边,才发现自己竟不知道,该如何去阐述。

    到最后,只能往袁海洋所在的方向,微微抬了抬下巴。

    轻声说道:“是她老公,皮香园打的。”

    “嗯。”,老民警的答话,让人听不出喜怒。

    “张所,你说我们要不要用警绳,帮助这位特警同志,给她控制起来啊?”,一个年轻的辅警,见纪怀信控制华志情有些吃力,好心问道。

    “嗯?”,听到年轻辅警的提问,老民警先是愣了愣。

    接着转头,看向纪怀信。

    思忖再三,还是微微颔首,同意了年轻辅警的提议,道:“那你们两个就帮他,把华志情给捆住吧!”

    听老民警居然一口叫出了,华志情的名字,纪怀信明显愣了一下。

    而就在他发愣的这段时间里,一股空前的大力,猛然自其手中传来。

    华志情手腕一扭,便是强行脱离了,纪怀信的束缚。

    二话不说,撒腿就往马路对面跑去。

    纪怀信拔脚就追,仅几秒钟就追上了,对方的步伐。

    一把抱住华志情的腰肢,纪怀信用一个标准的抱摔动作,将前者重重地摔倒在地。

    旋即迅速跪压,牢牢地按住了华志情的手臂。

    “疼!”,脸部紧紧贴在地面上的华志情,忍不住痛呼出声。

    “你要是听从命令,不想着反抗,不就没这回事了吗?”,纪怀信没好气地反问道。

    华志情闻言,身体挣扎的幅度,变小了一些。

    纪怀信见状,也悄然收回了几分,手上的力道。

    派出所的两个辅警,随后赶到。

    有了他们二人的协助,纪怀信很容易用警绳,把华志情给捆了个结实。

    与此同时,远在数十米之外的皮香园,亦是被袁海洋,在派出所老民警的帮忙下,用约束带系住了手腕。

    袁海洋带着纪怀信,配合派出所的一众警察们,把皮香园夫妇送进了警车内。

    双方站在警车前,简单打了个招呼,交流了几句。

    派出所的人,就以回去还有事要忙为由,先行离开了。

    既然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纪怀信等人自然没有,在这里多待的理由。

    两人坐回特警车内,纪怀信刚把车打着火。

    副驾驶位上的袁海洋,就从单警装备里的急救包内,取出一张创可贴,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