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3章 矛盾激化
    “吵架只会让矛盾激化,只有坐下来好好谈,才能真正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咱们有什么话,都放缓情绪,好好商量!”

    “争取找到一个,能让你们都认可的结果,行不行啊?”

    纪怀信反复强调,放平情绪,在解决问题上的重要意义。

    希望双方都能各退一步,克制住自己当前的激动情绪,静下心来听他调解。

    然而他的劝说,落在皮香园夫妇二人耳中,却是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皮香园,你说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你这么个白眼狼了啊……”

    “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对自己的儿子都不上心,你的良心呢?”

    “被狗给吃了吗?”

    “你这个爸爸,当得是一点儿都不合格啊……”

    “……”,华志情依然跪坐在地上,不断地用衣袖,擦拭着自己的鼻涕和眼泪,痛诉着丈夫的种种罪恶行径。

    恶毒的话语,也是让皮香园,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再度伸出手,涨红着脸,指着妻子。

    大声骂道:“你个死老娘们儿,在家里丢人,还嫌不够!”

    “居然来大街上,给老子丢人现眼!”

    “老子告诉你,回不回去睡,是老子的自由,你管不着!”

    “你要是再这样无理取闹,嘴巴要是再这么不干净……”

    “老子……老子可真的,会对你不客气!”

    华志情抹了一把眼泪,用仇视的眼神,盯着皮香园,道:“怎么,你还想跟我动手?”

    “你敢跟我动手试试?”

    “试试就试试!”,皮香园在气势上,半分不输给自己的妻子。

    攥起拳头,回敬道:“把老子逼急了,老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来呀,那你倒是打我呀!”,华志情指着自己的脑袋,向丈夫挑衅说道。

    皮香园:“死老娘们儿……你不要逼老子……”

    华志情:“逼你又怎么样了,有本事你就动手啊!”

    皮香园:“你真当老子不敢?”

    华志情:“敢你就来啊!”

    “……”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

    吵得热火朝天,不可开交。

    袁海洋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

    纪怀信本想上前,阻止他们的争吵。

    但无奈的是,两人根本不给他,任何插话的机会……

    只能干瞪眼,望着他们互相指责、吵闹……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庭里的琐杂纠纷,最是让人难以说出个是非曲直来。

    袁海洋一直等到十多分钟过后,皮香园夫妻二人都吵累了。

    才拍了拍手,走到了两人面前。

    用他那气势十足、响如洪钟的声音,喝道:“好了!”

    “我说你们俩,也别再吵了!”

    “关于本次吵架的原因,我想我已经大致弄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老皮昨天下午,没有去幼儿园接儿子放学,也没有回家!”

    “是吧?”

    “不是,他不止是不回家,还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华志情摇了摇头。

    揉着红红的眼眶,瘪着嘴,补充说道:“最重要的是,他……他还开始挂我电话了!”

    “袁警官,他……他居然敢挂我的电话了!”

    “他昨天挂了我好几个电话,还……还关机!”

    “他的心里,已经没有我和儿子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呜呜……”

    华志情说着说着,突然猛地向前扑倒,一把抱住了纪怀信的脚踝。

    可怜巴巴地望着袁海洋,嚎啕大哭起来。

    其声音之大,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哎……”

    “女士,你不要激动!”

    “放平情绪,注意形象!”

    “好不好?”,纪怀信一下子慌了神,赶忙蹲下。

    安抚前者的情绪,轻声说道。

    同时试图掰开,华志情死死抱住自己脚踝的手。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别看眼前的女子,身材瘦小。

    但手掌上的力量,却是着实不弱。

    像两只铁钳,牢牢地夹住了他的脚踝。

    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纪怀信才勉强挣脱开,华志情的束缚。

    “妈的,你这个死婆娘,脑子里面一天天的,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老子告诉你,这日子你爱过不过,不过咱们就离婚!”

    “离婚!”

    皮香园见到这番场景,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瞪大了眼睛,怒声骂道。

    纪怀信只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又退了几步,站到了袁海洋的身后。

    第一次出警的他,完全不知道,眼下该如何处理。

    “好了,不要吵了!”,袁海洋好似感觉到,此次的情况不太对纪念。

    眉头微微皱了皱,呵斥了皮香园一句,道:“男子汉大丈夫,动不动就把离婚挂在嘴边,未免也太没有气概了些吧?”

    皮香园低下头,出奇地没有反驳。

    倒是华志情,在听见“离婚”两个字后,“噌!”的一下站起身。

    用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望向皮香园。

    失声问道:“离婚?”

    “皮香园,你……你竟然还敢跟我提离婚?”,

    “还记得你上次在家里,跪了整整一夜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说的了吗?”

    “你说你保证,再也不会跟我提离婚了!”

    “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竟然又跟我提离婚?”

    “这日子没法过了!”,也许是华志情的话,刺激到了皮香园的内心。

    只见后者弯下腰,抄起那只被自己踢倒的坐凳,狠狠地朝地面砸了下去,想要借此发泄心中的愤怒。

    “砰!”

    坐凳砸在坚硬的地面上,扬起一阵烟尘……

    华志情还是不依不饶,大声责问道:“姓皮的,老实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和儿子,在外面又找了相好的了?”

    “你和这个相好的,在一块搞了多久了?”

    “你给我老实交代!”

    华志情简单粗暴的提问,让围观人群中的部分人,忍不住发出了嗤笑。

    皮香园酒气未散,加之生气至极,脸红得一只像熟透了番茄。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皮香园指着华志情,咬牙切齿道。

    “我没有胡说八道,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华志情把头昂得像一只,骄傲的公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