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浦东特巡警起点 > 第1章 清晨警情
    “浦东特警,浦东特警!”

    “指挥中心呼叫,指挥中心呼叫!”

    “收到请回答!”

    带着“滋滋”杂音的对讲机,在特警车内猛然响起,吓了正在市区路面上,开车巡逻的纪怀信一跳。

    “浦东特警收到,请讲!”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一名,身穿黑色特警服的魁梧男子,伸手从杯架上取过对讲机。

    放在嘴边,大声答道。

    这名魁梧特警,名叫袁海洋。

    是上海市浦东新区特巡警大队的一名特警队员,入警已有四年时间了。

    四年警龄,即一千多个日夜。

    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放在特巡警大队,这么一支年轻的公安队伍里,袁海洋勉强可以算是一名“资深”特警了。

    刚通过试用期不久,完成特警转正的纪怀信,就在他的带领下,完成日常的接处警任务。

    “浦东特警,在惠南一方新城门口的新城棋牌室内,有人持刀打架!”

    “麻烦你们赶紧过去,协助派出所处理一下!”

    女接警员说话的语速很快,似是在赶时间。

    “收到!”

    袁海洋只是简单地回了一句,便放下了对讲机。

    随后看了看前方的道路,对着开车的纪怀信,淡淡说道:“你沿着园中路一路往前,然后在第三个红绿灯口右转,把车开进小巷子里。”

    “沿着巷道再直行个三、四公里,就能看到惠南一方新城的公交站牌了!”

    “我们就在那儿停!”

    纪怀信知道,在他来到浦东区特巡警大队之前,袁海洋就已经在浦东新区,执行路面巡逻任务,有近三年的时间了。

    可以说,浦东新区的大街小巷,每一条路、每一个小区,甚至每一家店面,他都门儿清。

    用袁海洋自己讲法,那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找到目标的方向。

    所以,对于袁海洋的指路,纪怀信自然深信不疑。

    “好!”

    答应一声,纪怀信一脚油门踩下去,给特警车提速。

    “呜——呜——”

    袁海洋拉起警灯和警笛。

    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此时的时间,才刚到八点半。

    “今天这第一起警情,来得有点早啊!”,袁海洋笑着摇摇头。

    从单警装备里,取出了一只玻璃水杯。

    拧开杯盖,喝了一口茶水,道。

    “嗯。”,纪怀信专心致志地看着前方的来往车辆,“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他的驾龄满打满算,才勉强一年。

    所以在开车时,远没有老司机的那般从容。

    “怀信,你不用把车开得这么快!”

    “虽然派警来说,是持刀打架,但实际情况,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你干接处警没多久,所以不清楚里面的门道。”

    “可他们的这个警情,我可都处理过好多次了!”,袁海洋拽了拽系在身上的安全带,示意前者慢点开车。

    “哦?”

    “袁哥,这话怎么说?”,纪怀信一边降低车速,一边瞄了眼右边的后视镜,好奇地问道。

    “它是这么回事……”

    “惠南一方新城门口的那间新城棋牌室,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年轻小夫妻开的!”

    “那个男的,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名字好像叫做皮香园。”

    “他的老婆,应该叫做华志情。”

    “这对小夫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反正就是三天两头的吵架……”

    “一直说要离婚,可又因为财产分配,和小孩的抚养问题谈不拢,没有离成……”

    “嗯……怎么说呢……”

    “等你再接两个月的警情,大致就能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了……”

    袁海洋叹了口气,似是对这样的事情,感到非常无奈。

    纪怀信只是默默听着,没有发表评论……

    “怀信,待会儿到了现场,可得听我指挥。”

    “我让你做什么,你再做什么。”,袁海洋出言提醒道。

    纪怀信“嗯”了一声,认真地开着警车。

    警灯闪烁,警笛呼啸。

    按照袁海洋所指的路线,两人很快就到了,惠南一方新城的公交站旁。

    哪怕隔着数十米,纪怀信还是一眼就发现,在一家棋牌室门口,围拢了数十人。

    他赶紧把特警车,停在了公交站前方的一个停车位里。

    戴上帽子和单警装备,打开执法记录仪,跳下警车,就往事发地点,一路小跑了过去。

    袁海洋倒是不急,在纪怀信的身后,不紧不慢地走着。

    仿佛都已预料到了,其中发生的一切。

    “大家都散开!”

    “没有特殊情况不要聚集!”

    “无关人员请退散!”,纪怀信小跑到人群旁边,大声喊着法言法语,试图驱散看热闹的群众。

    但收效甚微。

    “小伙子,你快别管我们了!”

    “赶紧把里面的事情,给处理掉吧!”

    “不然等出了人命,可就迟啦!”,纪怀信身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指了指纪怀信身后,正在对峙的几人,声音颤抖地催促说道。

    顺着老太太指的方向看去,纪怀信的瞳孔微微一缩。

    因为在那里,一个穿着睡衣,披头散发的年轻女人,正手握一把菜刀,静静地站在一颗香樟树下。

    白晃晃的刀面,于枝叶中零星散落的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女人前方两三步处,有四个青年男子,赤裸着身体,喝着啤酒,打着扑克牌。

    恍如未察觉到,周围群众对他们的指指点点,与不远处女人的异样。

    纪怀信生怕事情,出现什么变故。

    咬了咬牙,左手悄悄拨开,警棍套上的纽扣。

    壮着胆子,来到了其中一位,背上纹有一个关羽纹身的青年身后。

    警惕地望着,眼前的年轻女人。

    出声警告,道:“你想干什么?”

    “有什么话好好说,把手里的菜刀放下!”

    年轻女人眯起眼睛,完全不予理会,纪怀信的警告。

    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继续站在原地。

    握住菜刀的手,微微抖动着。

    显露出她内心,极度的不平静。

    “指挥中心,浦东特警已经到达惠南一方新城,正在处置警情!”,袁海洋不知何时,来到了纪怀信的身边。

    取出对讲机,汇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