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离神色未变,轻轻摇了摇头。

    “您就是师尊。”

    洛商拂须浅笑,“一年多的时间,筑基中期修为,天道独厚啊,修炼中有什么不懂的,可尽管来询问为师。”

    说完洛商便准备离开。

    苏离拂手,却再洛商即将离开之时,轻声开口说道:“天痕仙道门的纪黎宗主,命简已碎。”

    洛商怔住。

    闭目瞬息,命简啊,居然是命简......

    转过头看向苏离,“命简而已,你想看为师的表演吗?”

    “什么表演?”苏离问道。

    “为师命简破碎,却还能够好好站在你面前的表演,要看吗?”

    苏离心底一惊,立马拂手。

    “师尊莫要取笑徒儿,是徒儿无礼了......”

    洛商脸上依旧浅笑,周围灵气浩荡,将苏离身子扶起。

    看了一眼后,便直接离开,直奔山顶自己的洞府。

    苏离额头渗出冷汗。

    立马回到自己的洞府,开启阵法。

    “师尊.......会不会只是我想多了?”苏离擦掉额头冷汗。

    之所以起疑,一是因为掌教脸色的变化,二就是,师尊说纪黎也回来了......

    可纪黎命简已经破碎,代表人已死。

    怎么可能还能回来?

    “难道是掌教搞错了?纪黎并没有死?师尊也没问题?”

    苏离在心中不断思索。

    但这件事情,他了解的实在太少太少。

    “从师尊的举止来看,并无异常,与之前相差不大,身上的气息也是师尊......”

    苏离摇了摇头。

    应该是他想多了吧。

    若师尊有问题,掌教刚刚在,有怎么会直接离开呢?

    而师尊回命简的那句话,也应该只是打趣自己说的吧。

    苏离晃了晃脑袋,嗯,应该是无事。

    师尊待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慈爱。

    同时,长风真人已经回到仙道峰上。

    抬手看了眼自己的右手手腕。

    就是刚才洛商握住的地方。

    “这绝对不可能是只是化丹后期之力,能够瞬间封住我的一切,至少也得是聚灵巅峰!”

    而他之所以没有直接点破,还是为了安危着想。

    没有进入大殿,长风真人立马朝后山走去。

    “到底是洛商师弟突然修为暴增,还是另有他人......”

    长风真人刚到后山之刻,突然一道玉简袭来!

    玉简瞬息来到长风真人身前,随后,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长风真人脑海回荡。

    没有人知道具体说了什么。

    声音结束之后,玉简碎成粉末。

    长风真人朝着后山拂手一拜。

    随后立马退出后山,回到大殿之内,传令。

    “洛商峰主与左余长老已经安全回归。”

    “期间是误入了迷雾山之中,隔绝神念,故而用了如此长的时间。”

    仙林宗全宗上下立马放心下来,虽然他们大多都是无所谓,但没事肯定是最好了。

    云焰峰上,左余长老含笑与峰主、诸位长老寒暄一番。

    便回到自己的洞府。

    同样接到了掌教的通知,看向仙道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就这?十大仙宗,无趣......”

    左余长老缓缓摇了摇头,看着周围一切布置,嗯,还是老样子。

    宗门上面的大阵,难得啊,这个阵法倒是非常玄妙。

    应该至少出自一位化神之手。

    “化神......化神......”

    左余长老面露唏嘘之色,没人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同时,天痕仙道门内。

    纪黎如往常一样坐于大殿之上,大殿之内,众多长老齐聚。

    “宗主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迷雾山?我就说吧,宗主当时一定被困在迷雾山了!”

    “咱家这命简是不是坏了?”

    “宗主,您真的没事吗?”

    纪黎面色不变,反而问了一句:“你看我像是有什么事吗?”

    那位长老立马拂手,“师弟不敢,只是前段时间,您的命简......”

    整个大殿内顿时静了下来。

    纪黎微微点头,“命简如何碎的我不知,但现在,我坐在了你们身前。”

    “那迷雾山之事,宗主......”

    “严长老,你的话有点多了。”

    严长老张了张口,看到宗主不愉的眼神,默默低头不再说话。

    “将这一个月的宗门情况说一下吧。”

    纪黎如往常一样处理宗门事物,这让诸多长老全部放下心了。

    宗主真的回来了。

    天佑我天痕仙道门啊。

    青罗宗内。

    沈凡回归后,便被罗天云叫了过去。

    洞府内,只有沈凡与罗天云二人。

    “师兄,还有何疑问吗?”沈凡面露好奇之色看向罗天云。

    他是沈凡,青罗宗赫赫有名的天骄长老。

    甚至罗天云有段时间都想将宗主之位传于沈凡。

    只是现在......

    罗天云含笑。

    “师弟回来,乃是我青罗宗一大幸事,不知接下来师弟有何打算?”

    “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与往日一样便可。”

    罗天云眼睛微眯,与往常一样?

    就闭关修炼?

    “如此,甚好,将来的青罗宗,还要靠师弟之力。”

    沈凡未语,而是平静地看向罗天云。

    片刻后,沈凡离开罗天云洞府。

    神念瞬息扫遍整个青罗宗。

    前去与几位老友相聚一番,便如以往一样回到自己洞府内闭关修炼。

    一切如往常一样。

    苏离脑海里浮现《逆神八荒》惊缺篇功法,手中的玉简碎成粉末。

    这是宗主以特殊方式传递来的玉简。

    里面只有短短两句话,听完即毁。

    不过正是这两句话,让苏离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世界原来真的很大......”苏离在心中默叹。

    他本不想去修炼这逆神八荒,只是现在,形势所逼,战五渣的属性,得尽快解除。

    仙林宗,或许在东荒能算个准一流宗门,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但放在整个修真世界,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师尊......”

    苏离一声不敢出,缓缓闭上双目,开始运转惊缺篇功法。

    惊缺篇,补人体惊缺。

    功法运转一遍之后,苏离浑身颤抖,只见数个穴道散发出点点光晕,从这穴道内传出的阵痛感,如同利剑穿透一般!

    “必须要配合这所谓的血愈惊体丹与百伤药草。”

    功法已经运转,那么接下来,苏离便要去寻找丹药了。

    身上的衣袍已经被汗水湿透,重新换上一套,苏离起身,直奔丹药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