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掌教与洛商全部过来。

    见到苏离已经彻底无碍,剩下的外伤,只需要慢慢恢复即可。

    “算是命大,以后绝对不可如此鲁莽了!”洛商带着责怪语气说道。

    不过眼神中,还是流露出更多的担心。

    “多谢师尊,多谢掌教,这次是弟子自信膨胀了,以后绝不会了。”

    长风真人点头,不是想自杀便好。

    苏离将之前编的理由同样告诉了长风真人与洛商,二人听后全都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没有任何怀疑,苏离的理由太过合理。

    加上苏离修炼时间尚浅,又是如此天资独厚,粗心自信了下,也属正常。

    “水帘镜幕属中等术法,修炼不易,切勿太过急躁,我等修道之人,需定气凝神,循序渐进。”

    “弟子受教。”

    见苏离已无大碍,长风真人与洛商又叮嘱了两句,便就此离开。

    苏离重新闭上双目,短短几句神念传音,已经是疲惫不堪了。

    还需好好修养几日。

    接下来,苏离一直躺在床上。

    体内骨头重新生长起来,血肉恢复大半,外伤也愈合了不少。

    应苏离强烈要求,蓝浅灵只好重新为苏离换上一身白袍。

    这段时间为了疗伤,浑身都被看光了......

    “放心吧师弟,师姐不是那种占便宜之人,虽然我是看着你光着身体的,不过师姐心里想的却是其他事,等于没看到。”

    苏离不想说话。

    “还有,师姐也是负责人的,实在不行,大不了我对你负责就好。”

    蓝浅灵一脸笑意,只是有点可惜,苏离身体刚有恢复迹象,就要求穿上衣服了。

    终究没能真正看到白花花的身体。

    数日,苏离一直在仙道峰上修养。

    这次算是自穿越以来,第一次负伤。

    心里略微有点小失望,天雷没有再出现......

    舍命认证,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并非是上天必然庇佑之人。

    上次的天雷,有可能只是偶然的一次庇佑,也有可能,真的纯属巧合。

    至于到底是哪种可能,苏离也不去深究。

    这次用生命实验,足以证明,上苍不会专门庇护他,稍微浪一点,该死还是得死。

    苏离叹气,伤势这几天好多了,身体也能行动了。

    盘膝坐起,慢慢打坐吸取灵气。

    这次没有死,实属幸运。

    “看来还是得苟起来,不达到元婴境界,绝不出去浪!”

    元婴修为,就算是现在的战五渣属性,打个化丹境肯定没问题。

    古人诚不我欺,修为,果然是一切的前提。

    “还有这副身体,也该提升提升了。”

    差点被师姐一巴掌拍死,这身体素质,确实太弱太弱。

    此前苏离只是注重修为,肉身上的修炼,并未放有太多心思。

    嗯,现在看来,肉身也得多练练了。

    仙林宗也有不少弟子专门修炼肉身,金刚不坏,这是基本。

    一般肯于修炼肉身之人,必然是大毅力者。

    或许这会导致修为进度缓慢,却可以成为同阶中的强者!

    当然,术法与法器也是非常重要。

    尤其是法器,若是一个筑基中期之人,掌握上品法器,甚至都有可能灭杀筑基后期!

    这些只是在苏离脑海中一闪,反正他都没有。

    自己只有师尊在筑基之时赠与的一件中品法器。

    嗯,很可怜。

    没办法,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来的法器?

    伸手要吗?

    貌似是个不错的主意。

    “待身体养好后,便去找些炼体的心法吧......”

    心里打定主意,随后与两位护法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仙道峰。

    还是自己的洞府住的舒服。

    蓝浅灵也已回到小林峰上,她是被苏离赶走的。

    身体已无碍,便让师姐回去了。

    孤男寡女的,太过危险。

    即便蓝浅灵还想多照顾几天,但在苏离义正言辞极为认真之下,也只能结束快乐的同居生活。

    “咦......”

    刚想进入洞府内,苏离突然抬头,赫然看到,数道长虹从仙道峰飞起。

    直奔宗外而去。

    “有掌教,有师尊的气息。”

    苏离在那数人之中,感受到了不少熟悉的气息。

    还有左余长老。

    打开洞府大门,那些大佬外出办事,可不是苏离能过问的。

    还是老老实实的养伤吧。

    此刻,仙林宗外,长风真人、洛商、左余以及其余数位长老峰主,加起来共计八人。

    八人于宗门外停下。

    “其余几宗也已出发,听闻天痕仙道门出来了一位太上长老同来调查,我们快一点吧。”长风真人眉头紧皱说道。

    左余长老右手一拍,一道巨大的纸鹤飞出。

    这纸鹤瞬间化作仙鹤,数十丈大小,浑身散发灵韵。

    众人全部落于仙鹤之上,左余长老控制。

    仙鹤直奔远方而去!

    万丈高空,仙鹤速度极快,众人神念不断观察四周。

    哪怕有一些修士路过看到,也只会远远躲过。

    元婴老怪不出,各宗宗主的聚灵修为,几乎可以在东荒横着走。

    “这已经是八大宗离去的第二十天了,按理说,纪黎最多五日,便可返回到天痕仙道门,可现在二十日了......”

    “关键点根本就不在于这,而是,纪黎的本命玉简,正在破碎......”

    “必然是在回去路上出事了!”

    “十五日了都......”

    众人神色越来越凝重,纪黎,可是聚灵初期巅峰修为。

    外加又是仙宗的宗主,哪怕是一些隐世家族,也根本不敢动他!

    除非是三大圣地......

    “三大圣地不大可能,以圣地的做法,只会直接打上天痕仙道门。”

    半月前,长风真人得到天痕仙道门传音玉简,得知纪黎与其弟子,并未回到宗门内。

    起初没有在意,还以为他们去哪溜达呢。

    直至五日前,天痕仙道门再传来消息。

    纪黎的本命玉简出现裂痕......

    这表命,纪黎必然是受到了生命危机!

    只有生机大量流失,濒临死亡时,命简才会出现破裂!

    天痕仙道门立马拍出数位长老前来探查,五天时间,一无所获。

    纪黎的师尊,天痕仙道门的一位太上长老,亲自出关。

    准备进行探查寻找。

    而仙林宗也不能置手事外,毕竟纪黎,他是从仙林宗离去后,消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