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神韵,上古修道者,天资无双之才,得天地眷顾者,可在筑基之后,显大道神韵。

    哪怕是上古时代,拥有大道神韵者,也是极为罕见。

    每一位,都是赫赫有名之辈!

    数万年来,天地改变,大道神韵不显,从此成为传说。

    只在一些零星的古籍中存在。

    八大宗主,作为仙宗明面上的一把手,自然知晓大道神韵。

    苏离转头看了眼,右手一挥,紫色云海顿时消散。

    八位宗主与其弟子,依旧不敢相信地看向苏离身后,大道神韵,这可是大道神韵啊!

    上古时代,拥有大道神韵者,踏入道境的可能性,极大!

    更主要的是,明明天地改变,大道神韵应该不存在了才对。

    怎么苏离会有?

    “诸位......前辈?”

    苏离又叫了一声。

    顿时八位宗主醒悟,失态了,立马对苏离含笑点头。

    “苏离师侄果然天资非凡,我本以为外界传闻是夸大,没想到今日一见,发现苏离师侄,远比传闻中要更加非凡啊!”

    罗天云哈哈率先开口。

    先不管那么多,拥有大道神韵之人,若是成长起来,必然极为强大。

    道境先不说,踏入元婴,应该问题不大。

    罗天云活了六七百年了,心智堪比人精,自然知晓现在先给苏离留个好印象再说。

    “没错,没想到苏离师侄竟拥有大道神韵,难怪外界都在传苏离师侄乃是天道转世。”

    “修道一年半,筑基中期修为,苏离师侄真乃天命也。”

    诸位宗主全部含笑夸赞。

    “前辈谬赞了,晚辈之所以前期修炼神速,皆因早年误食龙骨灵须罢了。”苏离再次将这个谎话搬出。

    “哎,苏离师侄莫要谦虚,能得到龙骨灵须,也是说明师侄拥有天缘。”

    “对,之前长风道友说,待见到苏离师侄,我们便会觉得自家弟子都是些臭鱼烂虾,本来我们还不信服,现在彻底信了。”

    “就是就是,我们这些弟子,根本就不配与苏离师侄相比!”

    “说是臭鱼烂虾,都是抬举他们了!”

    八位天骄弟子:???

    我们真的是亲传弟子?

    然而八大宗主可不管他们,这位可是拥有大道神韵之人啊,天缘注定极好,否则凭啥早年就能得到万年一见的龙骨灵须?

    都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一眼就能分清是非利弊。

    大道神韵之人,成长起来后必然会超越他们,而且成长速度极快。

    故而此刻,在这明面之上,他们都想先与苏离搞好关系。

    这下子轮到苏离有点纳闷了,好像,比自己想象的要顺利啊。

    这些人真的是八大宗主?不就露了手筑基时显露的神韵么,你们至于?

    “各位前辈真的不要再折煞晚辈了。”

    苏离苦笑,现在他只想让这些老家伙放过他,让他回去睡觉。

    “哈哈,苏离师侄不仅相貌气质如仙,天资道韵绝世,人品更是没得说啊,竟如此谦逊。”化无极爽朗开口。

    “没错,长风道人,你们仙林宗可是走了大运啊!”

    “没得说,今日你长风必须要设宴,好好庆祝一下。”

    长风真人也是爽朗一笑,他本以为苏离还会受到刁难呢。

    没想到苏离竟拥有大道神韵,神韵一出,这些老家伙立马态度就变了。

    “诸位放心,我已吩咐下去,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好,咱们东荒十大仙宗今日,便一醉方休!”

    “只可惜陆有道那厮没来啊......”

    八位宗主的目的达到了,苏离,他们看到了,也彻底信服了。

    让自家弟子与苏离相比?

    别闹了......

    咱们还是客套寒暄几句,将这个话题直接跳过,免得难看。

    苏离见状,彻底放下心了。

    嗯,只要不打架,万事大吉。

    给自己的机智默默点个赞。

    “诸位前辈,若是无事,师侄便不打扰了,先行告退。”

    苏离拂手一拜道。

    长风真人点了点头,“也好,就先下去吧。”

    八位宗主全部点头。

    “苏离师侄啊,晚上一定要来宴上啊。”

    “对对对,师侄一定来啊。”

    苏离应允,嗯,恰饭他还是不怕的,有多少恰多少。

    行礼之后便转身朝大殿之外走去。

    很好,过关。

    但就在苏离刚要走出大殿之刻,突然一道清朗声音响起。

    “师弟等下!”

    大殿内所有人全部转头看去,尤其是天河仙宗宗主流夜云,更是一脸纳闷地转过头。

    “陈观,你干嘛?”

    陈观朝流夜云拂手一拜,再朝诸位前辈一拜。

    “天河仙宗弟子陈观,今日得见苏离师弟,犹若神诋下凡,故而想与苏离师弟,切磋感悟一番,望宗主、诸位前辈、望苏离师弟应允。”

    陈观一番话不卑不亢,意思很明显,他要与苏离干一架看看。

    流夜云面色一变,立马呵斥道:“陈观!你疯了?!”

    “弟子没疯,弟子与苏离师弟皆是筑基中期修为,只是想切磋感悟一番,看看自己与苏离师弟的差距有多大!

    哪怕......哪怕被苏离师弟一招秒杀,也无怨无悔!”

    “望宗主成全!”

    陈观再次拂手一拜。

    他修道六年,自问不比任何人差,哪怕是面对宗门第一天骄,陈观也从未退缩过。

    在看到苏离之时,他便已然知晓,自己远远不如苏离。

    说是臭鱼烂虾也不为过。

    可即便,苏离是龙,自己是臭鱼,他这条臭鱼,也想看看那九天上的真龙,到底有多高。

    陈观,一拜不起。

    殿前,苏离刚要迈出的脚步停下。

    心中将这个陈观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

    老子都他娘的要溜了,你给我玩这一出?

    甚至苏离这一刻都想,要不......直接开溜?

    算了算了,太丢人了,先看看形式吧。

    说不定他宗主还不给比呢。

    苏离刚想完。

    流夜云站起身来,看向陈观:“你当真想与苏离师侄切磋?”

    “弟子当真!”

    流夜云只能无奈叹了一口气,“也罢,早就听闻你以战为道,罢了......”

    “长风道友,我宗这弟子就是这个犟脾气,要不你看,就让他们两个晚辈切磋一二,点到即止?”

    苏离将脚步收回,哎,完蛋了......

    怎么会有这种脑瘫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