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闻名天下,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之事,你居然如此抗拒?”长风真人露出些好奇之色。

    年轻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傲气,谁不想闻名天下?

    他长风在二十岁出头时候,也是意气风发,不服就干,在修真界闯出了一些名声。

    但这一位,貌似与别人不一样。

    苏离继续摇头,“外界传的实在是太过夸张,尤其是天道转世,这......这让师侄根本承受不起。”

    “嗯,说到底,你是不想背负这些名声,以免成为众人的焦点,从而徒增事端。”

    长风真人一语道破。

    活了几百年了,怎么可能连苏离这点心思都看不出来!

    苏离拂手沉默,算是认同。

    “嗯,这样也好,正巧,刚刚青罗仙宗用玉简传音询问你的事,你觉得该如何回复?”

    长风掌教一边开口,一边取出刚刚的那枚玉简。

    青罗仙宗的传音玉简。

    苏离一惊,谣言传的这么快的吗?

    这才仅仅不到十日,连其余的仙宗,都开始注意到了?

    此事必须要压下!

    “禀掌教,您就回,苏离只是个天资不错的真传弟子,那日之事,纯属巧合。修为上面,苏离早年偶然得到一龙骨灵须,不懂事将其吞下,故前期修炼速度极快。”

    “讲道之时,大道箴言不过是古籍耳耳,不值一提。”

    “当众突破,也是实属无奈,龙骨灵须在体内已然消耗到最后一丝灵韵,故而只能选择突破,龙骨灵须引得百丈灵气。”

    “红色雷罚,在龙骨灵须完全耗尽之刻到来,乃是龙骨灵须所引。”

    苏离将心中所想说出,顺便再回想一下,嗯,没有遗漏了。

    这样的说辞,完全可以抵消掉一切疑虑。

    所有问题都得到了完美的解释。

    这样,你们该不会再认为我是天才了吧?!

    长风真人有点狐疑地看向苏离,先将苏离这原话,全部用神念留于传音玉简内,右手一挥,顿时玉简腾飞离去。

    苏离松了一口气,掌教太给面子了,一字不漏,完全复制在了玉简之上。

    “以后若是有其余仙宗来询问,我都会这样回复。”长风真人意味深长地拍了拍苏离的肩。

    转身向大殿内部走去。

    苏离拂手一拜,“多谢掌教!”

    一步一步退出大殿,苏离轻叹一声,还好,掌教没有去询问自己编的话。

    若是问询,是否真的吞了龙骨灵须,那自己又该如何回答?

    连掌教也骗?

    嗯,为了打消疑虑,苏离多数还是会选择骗吧。

    好在掌教并没有询问。

    苏离离开之后,长风真人身影再次出现在大殿之内。

    “龙骨灵须吗?”

    “确实是天衣无缝的说法,只是,龙骨灵须,怎么会被他得到?”

    “但若不是因为龙骨灵须,那这一切,该如何解释?”

    长风真人闭上双目,他没有去询问,是因在苏离说完之后,他也觉得这种说法非常合理。

    合理到,自己在那一瞬间,就是认为苏离小时候吞下了龙骨灵须。

    “罢了,谁还没有点小秘密呢?随他去吧。”

    长风真人不再纠结,管它是真是假呢,自己权当是真的吧。

    “诸位长老、峰主,烦请来一道仙道峰。”长风真人传音道。

    一炷香后,大多数长老峰主都来了,长风真人也不废话,直接下达命令。

    “从现在开始,仙林宗弟子大肆宣说,苏离的天分、大道之蕴,皆来源于早年吞下了一株龙骨灵须。”

    ......

    这是死命令,必须执行!

    而诸位长老、峰主也是一脸恍然,原来是这样啊。

    那这样,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龙骨灵须啊,传闻是真龙死后,其身骨的灵韵,化作一株须草。

    这等神物,哪怕是神药都无法比拟。

    苏离竟有如此机缘,早年竟吞下了一株龙骨灵须!

    没有人去太过怀疑,因为只有这样,一切才解释的通。

    “难怪......难怪......”

    “这等机缘,哪怕不是天道转世,也差不了太多了。”

    众长老峰主再一一传递下去,很快,整个仙林宗彻底传遍。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

    我传你,你传他,他传无数人.....

    “听说了吗,苏离师兄并非是天道转世,而是早年吃了根仙草。”

    “什么仙草,是龙骨灵须,所以苏离师兄前期才那么猛!”

    “不过听说药力已尽,下面就不太行了。”

    “不太行也比你强,渣渣!”

    “呵,老子就是渣渣灰,师兄弟?来砍我!”

    “没大没小,这样跟师兄说话?砍就砍!”

    ......

    很快,消息开始从仙林宗,往外界传去。

    苏离心满意足地回到小林峰,只要消息传递出去,自己也就能安心咸鱼了。

    当个咸鱼不好吗?

    闲暇之时修修炼,无聊就去调戏调戏师姐师妹们,这难道它不香吗?

    来到洞府前,苏离目光放在一个人影身上。

    这人将食笼放在一侧,自己则是动手为苏离洞府前的灵草修剪。

    一根一根修剪,看上去很是心细。

    “我这门前,之前也是你修剪铺路的?”苏离走上前问道。

    风沙雕一惊之下立马起身,拱手一拜。

    “见过师兄,之前师弟闲来无事,便过来帮师兄修剪一二。”

    风沙雕内心激动不已,终于......终于要熬出头了!

    这里的灵草修剪,这段时间都是他做的,还铺了条鹅卵小路,为的,不就是让苏离无意间撞见吗?

    太过刻意的表现不行,只有这种让苏离无意间撞见,才最有效果。

    事实的确如此,苏离对风沙雕的印象,再好一分。

    只是他也很明白,风沙雕如此心细勤奋,必然是有所图。

    “好了,以后不用太过修剪,三月一次即可。”

    风沙雕立马称是,再将食笼双手奉到苏离面前。

    香味扑鼻。

    这几道菜,风沙雕可是用尽了浑身解数,每个菜品的细节可谓是把握到了极致。

    绝对极为美味。

    苏离接过,只是轻轻一闻,就知道这菜做的非常不错。

    短短几个小时,青出于蓝了已经。

    苏离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可以好好吃一顿美食了。

    风沙雕看到苏离表情,心里更是兴奋到了极点。

    哈哈,做了这么多,苏离师兄必然会高兴赏赐,说不定,会直接让自己进入内门。

    内门弟子啊,哈哈哈,终于可以安心修道了,终于可以不用再做杂役了!

    然而风沙雕的幻想还没结束,苏离淡淡说了句:“的确在做菜上很有天赋,以后就在火灶坊吧。”

    风沙雕顿时一个踉跄,差点跌倒......